废都物语 ⑬ 阿格迪乌——法师线TE~Fin~

「废都物语」Ver1.21 文本整理

RM2000拆解自录手打

附带推广意味

微博首发

---------------------------------------

不知是不是夕阳所致,返回镇上时,天空已被染红。

有什么东西从云端飘落,撒于地面后消失无形。

看起来像雪一样。
但那并不是雪。
那是,闪烁着淡紫色光辉的奇妙颗粒。
……不知从何处传来不可思议的歌声……
如同孩子们朗声合唱的童谣,
从南方的天际一路传来——

→MOVE
港口

——笼罩在河面上空的云层,被夕阳照映出梦幻般的的绯红。
一阵强风将高空的云层驱散,背后的东西便显露出来——

那是云层之间的空中都城,它的尖塔从高空遥指大地,
它的古代神殿悬立于半空,它的建筑群浮游于夕阳中。
而且,还能听到又没的歌声从天而降……
那究竟是海市蜃楼,还是真正的实体?
亦真亦幻,古代都市在紫罗兰色的沙砾之雨中飘忽不定。
有些人觉得世界即将灭亡,胆怯不已。
还有些人,相信这是光辉未来的预兆。
仍被封在紫色水晶之中的人们也一样,
在梦境中望着那传说中永恒的帝国。
他们望着,并且无一例外的相信着,
相信着古阿尔凯亚帝国的再临,
于是,空中都城的轮廓也变得分明……

——但是,当你低下仰望的视线时,
却在人群中发现了同伴的身影。

他们,全都领悟了空中都城的真意。
为了向其挑战,不约而同地聚集了。

※交谈
帕里斯
「是说敌人的老大就在那地方吗?还自以为是神啊,真够嚣张的」
「话说啊,你不觉得那玩意跟遗迹底部的幻之城挺像的?」
「既然是这样,用类似的方法估计就能过去了吧」
→MOVE
-港之家-
在阁楼的房间中,充满了与空中传来的声音相同的,
不可思议的歌声……
秋娜
「……………………」
秋娜的身体被水晶覆盖,散发出紫罗兰色的光芒。
※用手触摸水晶
→MOVE

-阿 格 迪 乌-

——空气稀薄,云层自脚边飘去。
抬头仰望,有宫殿从天空遥指地面,
上下颠倒地耸立。

你抵达了复苏的帝都,阿格迪乌。

漂浮在周围的建筑物存在感稀薄,
重力的方向和远近感也为之混乱。
这里是现实与非现实的狭间,
因而呈现出一种不安定的状态。
你现在所在的岩地周围,
漂浮着形似斗技场中观众席的岩石。
上面有孩童成排而立,他们在胸前组起祈祷状的手势,
合唱着不可思议的歌曲。
他们所歌颂的,乃是人类在地上创造的荣耀与永恒的赞歌。
乃是经英雄的战斗与人类的友爱,
世界合而为一,建起自由之国的叙事诗。
但是,见识过群星世界的你是明白的,
这首歌谣不过是模仿天界音乐的粗糙赝品。

在高声歌唱的孩子当中,有着你熟悉的面容。
少年
「————————————————」
秋娜
「————————————————」
石化的孩子们的灵魂,都被囚禁在此地。
即使出声呼叫,他们也没有任何应答,
只是以空虚的表情持续歌唱着。
而且岩石远在无法触及之处,你也无法前去救援。

迪多斯
『——没有用的』
『此些孩童,皆作为于忘却界构建帝都的仪式魔术之根基,而被固定于此』
一个声音响起。
你抬头看去,只见阶梯上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迪多斯
『此番光景,乃地上民众心中之梦。
 以石人之沉眠为核,
 经帝国之记忆而充实的人之心象』
『石人们歌唱的故事,
 将于民众心中涌现——』
『从而将野心与理想根植于心,
 令他们前仆后继,奔向战场』
『由此反复上演的斗争之末,
 便可催生出余所君临之王座——』
『——人类历史,不过是余之道具』
尽管他操纵的是希冯的肉体,
发出的声音却完全属于不同的人物。

※问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迪多斯
『为何?
 追问缘由,实乃愚昧』
『正如幼子毫无恶意地杀害昆虫。
 此乃摄理。
 追求力量与永恒,乃人之本质』
『余乃最初醒悟此事之人。
 最古之人类。
 余将持续君临,直至成为最终之人!』
看来已经多说无益了。

你将兵刃指向了迪多斯。
迪多斯
『没错……遵从心声而争吧!』

你为了施展攻击而冲上阶梯,
迪多斯向空中踏出一步,便轻飘地浮了起来。

迪多斯
『曾被汝一度逃脱的姓名,如今便由余来收割吧。
  追过来!余便与汝奉陪到底』

然后迪多斯飞到空中,在后方落下。
降到了视线所及的高塔之顶——

只有打败迪多斯,才能达成至今为止,一路探索过来的目的。
非要追上他、逼迫他、把他击倒不可!
→MOVE
阶梯的前方,有一座逆天地之向而建的高塔。
在这幻影都市中,连重力的方向也模糊不定。
你从窗户进入塔中,向着塔的下层——
也就是向上方一路攀登着。
建筑内的阶梯四处扭曲着,
天花板时而变成地板,时而为墙。
仅仅是在当中移动就令人头晕目眩。
你费劲周折,总算抵达了能看到上空的地方。
那里有着敌人的身影。
迪多斯正站在浮空的建筑顶上,
他一边俯视着脚下的幻都和更下方的大地,
一边等待着你的到来。
迪多斯
『许久未以实体战斗过了,来!就让余享受一番吧!』

※迪多斯出现了
→战斗EVENT

破坏力强大的魔术和武技疯狂肆虐着,
将石制的立足之地如泥土般耕得稀烂。
双方在浮于空中的瓦砾之上来回跳转,
持续着这场决死之战。

迪多斯
『何等酣畅的奋战……不愧是余之后裔!』

迪多斯面带愉快的笑容,
再次浮上高空,这一次他在稍远的钟楼上着陆。
敌人的位置过于遥远,照这样下去的话,
也只有魔法和远距离攻击才能造成伤害。
如果不追赶过去,普通的近距离攻击将难以发挥任何作用。
※追赶迪多斯
你追赶着敌人跑了起来。

要想抵达迪多斯所在的区域,
必须先度过眼前的这条细桥。

→MOVE
你眼前有座细桥在空中架起,
连通着迪多斯所在的区域。

你开始横渡这座由白石打造的桥梁。
迪多斯
『当心……若不尽快渡桥,汝便死无葬身之地哦』
但在途中刚听到嘲弄似的声音响起,
迪多斯就从远处释放了魔术!

※迪多斯出现了!
打不到就先逃开吧!
→战斗EVENT

雷击之柱肆虐而至,正中桥面。
在桥被破坏的一瞬前,你终于冲上了对岸!

在你背后,破碎的桥面缓缓落下……
如此一来你的退路就被彻底断绝。

接下来只有追着迪多斯勇往直前。
→MOVE
在被众多立柱撑起的人工地基之上,
建着一座足以称为空中庭院的建筑。
种在这里的果树,枝条与云霄同高,
上面结满了圆润的苹果。
在树林之间,有行人以梦游般的表情漫步徘徊。
※打听
在苹果树下,一位你有些眼熟的女性正漫不经心地坐着树根之处。

尤利娅
「看样子,妾身那亲爱的祖先大人,
 是打算在这幻都将汝等一网打尽」
「不过,居然还意忘形地附身在信手找来的肉体上,
  这就是他命数已尽。
 此机不择更待何时,快去超度于他」
「只要汝不断施加攻击,
 迟早会留下致命伤害,
 届时就是他的死期」
「话说回来,汝可有赢他的自信?」
※有
尤利娅
「说得好呀。
 这样才是好女人嘛」
「作为奖励妾身就给汝摸摸头吧。唔咿。

 好啦,鼓足干劲去拼吧」
※打听

你向样子陌生的战士搭了话。
异国的骑士
「……看来我现在似乎是在梦中啊。
 这样的光景,怎么可能会是现实」
「但是,我这双耳朵确实听到了,
 那来自于遥远过去的勋歌。
 总有一天,我也要率军直奔大陆」
他说罢沉醉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身着僧衣的男子,满眼放光地来回走动着。
学者
「……难道这座美丽的都市,
 是经由人类之手建成的吗……」
「这是神明在向我等开释,
 人类身上蕴藏的可能性吗……?」
※离开
→MOVE
立柱支起的土台上面,修建着几座小型寺院。

迪多斯正站在钟楼之顶,张开双臂向下俯视着你。

迪多斯
『怎么了……
 为何缓慢至斯』

※迪多斯发动了攻击!
→战斗EVENT

钟楼的屋顶被卷入战火,裂成碎片。
大钟因而滚落,纷乱的钟声顿时响彻四周。

迪多斯面带着沉稳的微笑,
再次飞到空中,在稍远之处翩然降落。

浮游石在空中宫殿的四周呈环状漂浮着。
只有把它们作为渡桥,才能渡到这都市的另一侧去。
但要是中途不慎踩空,后果将难以想像。

踏上浮游的岩石,
你开始朝对岸走去。

碰碰运气吧!

——你在浮游的岩石之间跳跃纵横着渡向对岸。

迪多斯
『……上吧』
但在这时,随着迪多斯的声音响起,
周围的空气中竟浮现出敌人的身影。
那是既非机器又非生物的奇异存在。

帝都的管理者们向你袭来!
→战斗EVENT统合思考体,双极式风船,回转型智能机关
你一路驱散敌群,突破空中走廊,
终于抵达了对岸。
迪多斯所在的位置离这里不远了。

→MOVE
迷宫小道的前方有一座列柱环绕的神殿。
当你踏足其中,清冽的空气顿时包覆了身体。
在神殿深处的祭坛上,放着一支巨大的石制圣杯,
杯中残留着秀美的圣水。
若由全员饮用,圣水还剩3回的分量。
→MOVE
大小各异的建筑完全无视了物理法则,
复杂地交织起来,形成了巨大的立体迷宫。
街道沿神殿的墙面延伸,巷路无意义地戛然而断,
云集的列柱上下倒转。
如此街容中,有条奇怪的阶梯向空中耸起,
上面修建着一座不会通向任何地方的大门。
迪多斯就坐在门上,严阵等待着你的到来!

※迪多斯出现了
→战斗EVENT

你在不要说前后左右,连天和地也模糊不清的街道上纵横驰骋着,
同迪多斯展开了无数死斗。
直打得周围门窗碎裂、瓦片横飞。

迪多斯
『奔跑吧……拼命追逐余吧!』
激战之际,迪多斯飞向空中,
然后再次降落到远处。

→MOVE
高耸的圆柱型巨塔,被厚重的墙壁所覆盖。
在墙上的凹孔当中,放置着数千呈抱手祈祷姿态的圣人塑像。
那是真正的石像,还是被石化的人类呢……
墙壁似乎还在建设中,有一角缺失之处,
通过那里可以爬上塔顶。

着迪多斯的身影正在于此。

迪多斯
『……该是分出胜负之时了』

※迪多斯发起了攻击!
→战斗EVENT

迪多斯
『什么……?』
是出于幸运,亦或是执着所至?
好几回合的激战过后,
你用尽全身力量的一击终于穿透了迪多斯的防御,
贯通了他身上的弱点。
迪多斯
『……来不及再生了……未料到余竟会受伤……』
『终究只是代替品……用此种成都的肉体,是无法打败汝的吗……!』

迪多斯逃向空中,撤退到漂浮的空中宫殿内。
现在正是给他致命一击的大好机会!
→MOVE

——日渐黄昏。
在幻之帝都的中心,那座宫殿倒逆地漂浮着。
从天空遥指地面的几支方尖之塔、几百雕刻、
几万柱梁,无一不夸饰着空中宫殿的伟容。
过去在地面上建起的任何王城,
都无法与这座空中宫殿相媲美。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这宫殿就在人们的心中。
乃是人们对名誉、权威、荣光之憧憬的具象化。
但当你渡过细小的石桥,抵达宫殿底部的内侧时,
却发现那里空无一物。
那里只有笼罩在夕阳之下的,
粗糙的黄铜金属构成的平面。
宫殿底部整体上呈完美的圆形,
以身体难以察觉的高速回转着。
上空中还漂浮着若干类似齿轮的物件,
它们与宫殿的基底相联动,各自运转着。
小型齿轮转动六十回后,另一种齿轮就转动了十二回。
而这又带动别的齿轮转动了总共六回。
待更多齿轮转动过后,宫殿自身也随之运转了一刻钟。
表面显赫的幻之帝都,
实际上是一座默默记刻着时间的巨大机器。

——在黄铜色舞台的正中央,
一个少年拖起长长的影子,倒在当中。
你慎重地,向那个人物走了过去。
但是他似乎真的已经无力再战了。
血泊正在他身边渐渐扩大。
希冯
「…………搞……什么啊……」
「……笑啊……」
「…………别摆出……这种表情啊……玛娜……」
※救治希冯
为了止住希冯身上的流血,你拼命用尽了一切手段。
希冯
「……咕……」

或许是精诚所至,流血终于止住了。
在死亡线前,你终于把希冯带了回来。

希冯
「……尽干些……多余的事……」
「……别再……让我更难堪了……!」
※希冯入队

——这时候,你在头上看到了光。
你本以为那是星光,但并非如此。
在逐渐被夜色浸染的天空之中,
渐渐聚起了像火花一样的物体……

→MOVE

你感到了某种压倒性的力量。

于是你抬头凝望……
『      如今余已了然。
        创生出汝之存在,
       或许是余之谬误。     』
『    汝乃余所创生之依代中,
        无限接近余本身之存在,
     因而或会成为超余之物。    』
『     亦因此,汝方为余现世之最适身躯。
    只要<无限宫>尚存,余即拥有巅峰之力。
   余便以这副全力,将汝送入万劫不复之地。 』
遍布空间的齿轮突然加剧回转,放出了紫电。
刹那间,数以万亿计的细微电球被流放于空,
它们凭着电气感应,彼此首尾相接,继而如生物般成长、进化起来。

『   三千年间失去肉身,两千年间遗忘余名。
        即便积蓄了何等智慧,
   无命无名之人,唯失去人之心灵一途也。 』
『  然而,余亦曾了然于胸。
   斗争与支配即人之本质。 』
『     既是如此,
    余便以己之身躯斗争,
     以己之名讳支配世界,
    由此取回余遗失之心灵。  』

继而雷光攒聚,模仿人类经脉构造,化身为闪电巨人。

遥远往昔曾有一人,以雷光复制出自身意识人格,藏之于世界之尽头。

现如今,此人的力量已经彻底解放。

『        光乃余之意志。
         雷乃余之愤怒。
       无限之时间即为余之领土。     』
『       此处已是余之结界。
       汝便在这时之狭间步入破灭吧。    』
→战斗EVENT超位者

超位者
『天空哟……回转吧』

在那个瞬间,闪烁于天幕中的群星不约而同地运动起来。
天球开始回转,群星的光芒以运动轨迹画出了无数条线。
在扭曲的时空间中,空气如同水一般沉重。
不仅如此,暴露在疯狂的时间流动当中,
人的身魂在一瞬间就累积起数日的疲劳。

超位者
『盛开之花亦难逃枯萎命运。超脱时间者,天上地下唯余独尊』

※使用了伊泰利尔碎片!
澄净的空气扩散开来。
透过伊泰利尔的碎片,力量从结界的外侧输送而来……
你感觉被一双很熟悉的手掌抚摩着……

——力量的波动满溢而出,充盈着你的体内与外部的时空扭曲相抗衡!

超位者
『这是……上位世界的介入吗!』

天球的回转继续加速,月亮刚一生气便骤然落下,
甚至清晰地描绘出椭圆形的运动轨迹。

迎来黎明的天空呈现出一片鱼肚白。
但太阳却以发狂般的速度在天球上狂飙,
最终渐渐消失在西方的天空中……
在这个结界中,连太阳都无法成为希望。

天空的回转速度在不停地增加……

天球的加速没有止境,
星、月和太阳的轨迹在天空中描绘着无数的平行线。


反复施加的攻击,终于扰乱了构成迪多斯灵魂的闪电,
令其渐渐衰弱。
周围的齿轮被战斗的余波粉碎,在空中飘散开来。
终于,你施展出致命一击,
贯穿了迪多斯的自我核心……

……但是,天球的回转仍未停止!
时间以惊人的速度持续流逝着!

『      ……余之后裔,玛娜啊。
              余便降下报应,
           将汝驱逐至时间之尽头。    』
『             即便汝能活着离开,
          结界之外,世道亦已经历沧海桑田。
         将汝存于记忆之人,亦将早已死绝。      』
『   然而,唯余之存在永恒不灭。  』
『       帝国之记忆已于地上复苏,
          必将招致永无止境之战乱。
       即便余之意识就此灭亡,
      余之存在亦将在历史之中成为永恒。 』 

         『……………』
『 ……汝返回地上之时,在那里见到的,
      必是既无王者、亦无霸者,
      仅有战乱不断,荒废怠尽,
    故友早已死绝,举目无亲的寂寥世界。』
『      ……余之子哟。
       这是余之诅咒,亦是祝福。   』
『         将余之力赐予汝身。
         汝便在那时间尽头,
          于那荒蛮之末永远徘徊吧。   』

『    ……在如今失去之后,余才初次知晓。  』

『  永别了,世界哟,原来余是爱着汝的!  』


在迪多斯身体的中心线上,
圆盘状的灵体中枢接连不断地碎裂开来,
寄宿在那里的全部信息一点不剩地流进了你的体内!

在人还是猿猴般野兽的时代,以骨刃杀害同族的记忆。
率众人在沙漠迷路时,因饥渴交迫而陷入绝望的记忆。
被充满疯狂的命运肆意玩弄的记忆——
庞大到仿佛永无止境的记忆,化为奔流冲击而至,
烧灼着你全身的神经。
你在经久未绝的惨叫当中,的确看到了,
时间有如汹涌洪水般不断流逝的景象——

※时间不断流逝

……你被一阵水声惊醒。
温热的河水浸泡着你,只身一人漂流岛岸边。
这里,是什么地方……

同伴们都到哪里去了?
那之后经过了多长时间?

你支身起来,于岸边雾霭中徘徊。

继而雾气散去,周围的景象豁然开朗。
显露在眼前的,是十分古老的城镇遗迹。
昔日的城墙建筑早已不再,
只剩下地基部分在野草中展露着头角。
……但你还是察觉到了。
这墙壁的配置——
这周围的风景——
这里是霍尔姆镇。
已经彻底风化、毁去的,你的故乡。
……果真如迪多斯所说,世界已经荒废殆尽了吗?
你真的已经失去一切吗?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拉邦
「喔。你也平安无事啊」
「虽然我也做好死去的觉悟了……不过,能活着感觉真不错啊。只要还有命在,一切就皆有可能。」
「来,你也打起精神来。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我们就去瞧瞧好了」

正当你沉浸在于同伴再会的喜悦中时,
突然注意到,一枚花朵正沿着河面飘来。
好奇之下你走到河畔,看到河面上还漂浮这许许多多花瓣。
如同接受花朵的邀请般,你朝花瓣漂来的上游走去。

不久,你来到一座优美的小城市中。
在石砖铺砌的街道上,盛装的人们比肩接踵。
建筑的亭台面朝着河流,装饰着艳丽的花朵。
看样子城里似正在欢度着佳节。
你与失散同伴的重逢,就发生在城镇的入口。
艾妲
「啊,在了在了。你好慢啊」
希冯
「……切。你也捡回了一条命吗。真是狗屎运的家伙」

——话说回来,这城镇实在是不可思议。
人的打扮也好,建筑的式样也罢,明明都是前所未见的事物,却又隐隐给你怀念的感觉。
人们的容颜,也与你故乡的居民们如出一致。

——嬉笑着在街上跑过的,是一位淤泥似曾相识的孩童。

——路上行人纷纷,却不是为何令你怀念。
每个人都在欢笑着、享受着节日。
你不禁好奇,这是什么节日呢?

「这个节日啊,是为了缅怀拯救了我们城镇的大英雄」
「很久以前,地底的魔物来地上作乱的时候——」
「英雄们为击败魔头而登上天空,然后就从此一去不返。这节日就是为了纪念他们」
——祭祀的音乐温柔地包裹着你,洁白花絮和五彩纸屑飘落纷飞,胜似雪花。

——你从庆典的喧嚣中抽身离开,来到了河边。

白色花瓣在你眼前的睡眠上漂过。

它沉浮不定地,被漩涡席卷着,渐渐流逝而去。

人生无常,纠纷难断,
能将之尽树吞没的大河存在于此。
不论经过多少岁月,
都绝不会改变的事物正存在于此。

冒险仍将继续。

不过,如今不妨先休息片刻,享受短暂的安宁。

你闭起眼睑,在朦胧之中,回想起过去那些战斗的日子——

——于是,传说的时代宣告终结,成为了遥远的过去。

~Fin~

评论
热度(27)

© Odin's satisfac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