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物语 ⑫ 陵墓

「废都物语」Ver1.21 文本整理

RM2000拆解自录手打

附带推广意味

微博首发

---------------------------------------

-宫殿-
庭院的中心有一座圆形的水池,莲花在其中盛开着。
※窥视池中

水面晃动,映出了不知何处的遥远光景……

    就如同在黎明时分被人忘却的梦境
      转瞬即逝的景色在眼前不断流淌而过——

     ……视点沿着走廊不断向前。
      七转八转的通道,宣告着这里
       是拥有旋涡般结构的迷宫之底。
     走下阶梯的瞬间便被黑暗彻底吞噬,
      只从墙壁的开口窥视到陈列棺材的石室。
     其中有可怕怪物以干涸尸体为苗床,
      于黑暗之中无穷无尽汹涌而出。
    视野突然开阔,
      一座于地底湖畔建起的小型都市浮现眼前。

     白色的人影们在都市的街道上摇摆着。
      他们的身姿,有种难以说明的恐怖。
    ……继而从远方传来了歌声。
     长着人脸的异型怪鸟歌唱到。
   「且听这悠远之调吧。
        静卧于古刹的皇帝,
            起身高唱凯旋之歌」
   「且听这悠远之调吧。
       迷途河岸的幼仔啊,
          这是大地迎汝回归之声」
   「此岸并非汝之故乡。
      汝须亲临奈落之底。
       沉舟破釜粉碎始祖之桎梏……」

   ——那只鸟,长着与你一模一样的脸。

         虚无压迫而来。
        藏身黑暗的异形怪物,
       脚边堆散着尸山骨海,
         它们微笑着向你招手。
     闪烁于夜空的四颗明星夺去了你的力量。
         你无法也无意反抗
      就这样无欲无为地陷入了沉眠。

        但是,水声自远方响起。
      白光涌现的泉水之底,浮现出第五颗明星。
        它默默向你预示着某件攸关之事……

……终于,水面上的光景消失了。

→MOVE

-大废墟-

→MOVE

-陵墓·玄室-

——你走下台阶,踏足黑暗当中。
这片通道全部由暗色的石材构成,
笔触原始的壁画被刻在墙壁上面。
每当奇异的野兽和鬼面的图画,
一个接一个从黑暗中浮现出的时候,
你的内心中就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感情。
简直就像鬼魅在无意之间潜入了你脑海的深处……
→MOVE
通道的尽头是一座小型石室,
厚重的青石版堵塞着通向内部的道路,
青石的表面深邃而通透,
一边映射出太古之海的光景,一边如咏唱般振动。
在青石所映射的原始深海之底,
可以看到属于异形进化系统树内的生物在蠢蠢骚动。
这座石门由异次元的物质构成,
想用寻常方法打开是不可能的。

——但是,青金石费阿却振动了起来。
※靠近
镶嵌在首饰当中的青金石与青石之门共鸣起来,
唱出了高亢的歌声。
眼看共鸣越演越烈——

石门就像玻璃一样粉碎四散了……
→MOVE
第二座石室的深处,被厚重的绿石版堵塞着。
翡翠色的通透石版在其表面映射着原始密林,
如歌唱般振动不停。
在高耸的原生林那直上云霄的树梢之上,
能看到要说是鸟就显得过于原始的生物,
还有完全未知的物种,在云端交错飞翔。
这道门也无法以寻常方法打开。

——但是,翡翠石席尔巴却振动了起来。
※靠近
镶嵌在头饰当中的翡翠石与绿石之门共鸣起来,
唱出了高亢的歌声。
眼看共鸣越演越烈——

石门就化作成千上万的碎片破裂开来。
→MOVE
第三座石室当中,有一扇赤石之门。
在鲜红而通透的赤石当中,
能够看到在漆黑的夜空中熊熊燃烧的恒星之姿。
日珥如火龙般腾跃而起,描绘着赤红的光环。
在白炽的金属之海当中,
没有肉身的物种们正与星辰万象共歌而游。
这扇门也由异世界的物质构成。

——柘榴石尼鲁萨振动了起来。
※靠近
镶嵌在戒指当中的柘榴石与赤石之门共鸣起来,
唱出了高亢的歌声。
眼看共鸣越演越烈——

石门就像玻璃一般破裂四散了……
→MOVE
第四扇门由金石打造而成。
金石当中封印着从高处俯望的,
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荒野光景。
只有覆于大地的砂石涌动如浪。
本应是长达数亿年时间的地壳运动过程,
如今却被凝缩为在眼前反复展现的刹那。
地层歪斜,高耸而起,
形成高山之后又被渐渐侵蚀成谷,如此过程反复持续着。

——琥珀石艾尔雅振动了起来。
※靠近
镶嵌在手镯当中的琥珀石与金石之门共鸣起来,
唱起了高亢的歌声。
眼看共鸣越演越烈——

石门化作成千上万的碎片破裂开来。

畅通的前路漂出了干涸的恶臭。
那便是死灰之味。
在重现于世的陵墓深处——
收纳棺材的墓室之底,螺旋迷宫的尽头——
那些侍于死去皇帝的守墓者们重新觉醒了……

→MOVE

-陵墓-

你沿长长的楼梯走下,来到了一个新的小房间。
四周的砂岩墙壁上,描绘着风格独特的人物画。
楼梯在这里分作东西两段,
继续向地底的深处延伸着。
→MOVE
在楼梯下方的小房间中,
敞开着通向墓室的入口。
另有一条宽幅的走廊向东延伸着。
→MOVE
在楼梯下方的小房间中,
敞开着通向墓室的入口。
此外,还有条宽幅的走廊向西延伸着。
→MOVE
走廊一端有座半圆屋顶的石室,
还有一扇通向墓室的大门。
周围的墙壁上描绘着花与植物的图案。
门内有一条向下的阶梯。
→MOVE
你沿着石柱并列于左右的走廊,一路前行。

仔细观察后,
发现眼前的一大片地板都有着稍稍向下凹陷的迹象。
那么,该怎么办?
※继续前行
你刚刚迈出步去,脚边就向下一沉。
地板崩塌了!
→MOVE
走廊的墙壁上,成列篆刻着描绘战争光景的壁画。
天花板仿佛拒绝着光线触及一般,高高耸立在上。

走廊继续向东西延伸,墙上另有通往墓室的开口。
→MOVE
走廊前方通向了一座巨大的石室。
石室墙上有着几何图样的壁画,以及通向墓室的门。
→MOVE
你走进了一座拱形屋顶的大厅。
这里的墙壁上画着几何形状的壁画,
看起来似乎是在描摹着天上的星座。
群星皆被白色描绘。暗淡的星被用点,
而明亮的星被用大型的同心圆所表现。
一个格外巨大的同心圆被画在墙壁下方的位置,
当中刻写着古代语的文章。

※解读

壁画上如此写到。
『 关于四颗密石  以及光辉之伊泰利尔 』
『  大河流域的统治者、阿尔凯亚的皇帝,
   里加纳、席巴和多斯的庇护者、
   北方诸国和艾兰卡人的征服者、伯兰梅亚的宰相,
   谨以上述地位,迪多斯自神明之处获赠一颗宝石   』
『  那便是由大河化身,女神艾克薇尔亲赐,
   诞生于生命之泉的——光辉之伊泰利尔。
   伊泰利尔炼星辰为宝玉,
   是从无限的光明之中流淌出知识的大门  』
『  不久宝玉因恶神的嫉妒而碎成五块,
   变成了品质低劣的石头。
   但才智多端的迪多斯又使用其中四块,
   在火之国的深炉中炼成四颗魔力之石  』
『  柘榴石之尼鲁萨,催生斗争的勇气。
   翡翠之席尔巴,让持有者肋生双翼。
   琥珀之艾尔雅,让持有者意如钢铁。
   青金石之费阿,其光辉中凝聚神秘  』
『  便是这四颗秘石。
   容纳秘石的台座是纯银所制,
   类似蛇形,又随时可以变形,
   上面刻有祝帝国永存的咒文  』
『  它们蕴藏着极大■■■■■■,
   所持者永久■诚■■■■。
   皇帝将它们授予古代四族之王
   并命令四王为其守墓         』
『  剩下的■■■■■,因为■■■具有■■■■,
   被■■■■■■■■■■■,
   当作■■■■■■■■■■,宫殿■■花园■■。
   皇族便可代代由此获得智慧                    』
『  这便是伟大的帝王迪多斯得以永世不朽,
   继承阿尔凯亚帝位之人身附帝灵的原因,
   因此迪多斯才具有至高帝之名           』
『  不死者迪多斯之灵沉眠在这片陵当中,
   等待时机来临,身怀四颗秘石者重现。
   若其人破坏四重守护来到迪多斯面前,
   那一位,便将因此等同于迪多斯再临。  』

……文章到此为止了。
中间几处的文章被故意抹消,
无法阅读。

→MOVE
天花板高耸的走廊一路向前延伸着。
墙壁上有着通往墓室的入口,
以及描绘着神话风景的壁画。

你感到自己在被什么人注视着……
※前行
……?

是因为光线变化的缘故吗,
壁画上的人物似乎动了动。
不对,这不是眼睛的错觉。
画中的战士得到了本不具有的厚度,
从壁画中飞身而出,向你袭了过来!
→战斗EVENT
壁画中的战士被击倒了。

墙上有通往墓室的入口,走廊则继续向东西延伸。
→MOVE
走廊前方有座石室,当中开有通往墓室的大门。
但有块巨大的球形岩石挡在门前,你无法通行。
此外,附近还有一条向下的阶梯。

这球形巨岩要是滚动起来,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推动巨岩
即使用尽浑身的力气,岩石也分毫不动。
→MOVE
长长的阶梯向西方延伸着。

※走下阶梯
你走下阶梯,向下层走去……

……你沿阶梯走了一阵之后,
背后却突然开始轰轰作响。
你回头一看,只见那圆形
巨岩沿着阶梯滚落了下来!
再这样下去就要被压扁了。
你慌忙地跑下阶梯。
→MOVE
你沿阶梯往下跑的时候,
看到旁边的墙壁上开着一个通往墓室的入口!
只要冲进那入口,或许就能脱险了。
※飞身跳进旁边的入口
你一跃而起,扑进了入口处!
——紧接着,背后传来了铿锵一声。
那是大门上锁,入口被堵死的声音
→MOVE
你踏进了墓室之中……
这瞬间,置于深处的棺木之盖开始渐渐开启……
死者
【……HUIMIE……!
  ……HUIMIE……!
  ……HUIMIE YIQIE……!】
→战斗EVENT迪多斯十世

远处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MOVE

沿阶梯一路下行之际,
一座城镇柳暗花明般展现在眼前。
这座城镇紧贴着半圆空间的内壁,
以简陋的石块和泥土搭建而成。
镇里到处都悬挂着一种关有小虫的笼子,
笼子里的小虫发出萤火,实现了照明。
尽管在镇里听不到任何动静,
你却感觉到了潜伏者的气息。

※进入地下都市
你走入了地底的城镇。
大小各异的建筑在这里像积木一冗杂堆叠,
街道和楼梯也杂无乱序地互相连通,
简直就像是分布在狭窄地下的虫穴一样。
街道不仅狭窄,而且错综复杂,严重影响了视野。
从不自然的位置敞开的窗口中,
似乎不断有视线向你投来,但当你转身回望时,
那里却空无一人。
毫无疑问,这城镇里有人潜伏。

※追踪视线的主人
你越过建筑物的窗口,
打算寻找刚才窥视过你的人。
但是,这里面却没有半个人影。
房间里狭窄异常,伸手就能够到屋顶。
地板上盖着一块破布,上面放着残破的餐具。
晒干的蘑菇和不明正体的皮革在墙上悬挂着,
无一不显示着屋主的贫瘠。
正当此时,你从房间对面听到了脚步声。
你追着声音穿过狭窄的走廊,登上台阶,
来到了建筑的屋顶。
你从远处看到了一个扭曲的人影。
追着人影,你在空中架设的阶梯上来回穿行,
爬过一座座的屋顶。
终于你走下阶梯,抵达一座广场。

在这座迷你都市中心的广场上,聚集着众多的居民。

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异形。

白子族人
「…………」

多出手脚等器官的人、缺少的人、体形异常巨大的人、
异常细小的人、长得像猴子的人、长得像青蛙的人。
每个人的身体都在某处扭曲着,
即使被当成是某一种夜种也不稀奇,
然而他们的表情却是人类才有的东西。
而且,他们千奇百怪的样子也有着统一的地方。
全员都有白色的皮肤和头发,还有鲜红的眼睛。
样貌的共通点也很多,这么站在一起,
就好像是用不同风格的笔触描绘着同一人物的卡通画。
     白子族人
     「…………」

             白子族人
             「…………」

他们的样貌,和某人很像。
但你却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白色人群一语不发地注视着你,
就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继而,从他们当中走出了一位女性。
尽管身体左右失衡地扭曲着,
她的举止却给你优雅的印象。
白子族
「皇子啊,您终于回到这里来了。我们一直在等您归来」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一阵不祥的预感令你背脊发凉。

你为此寻求说明,于是白色的女性继续讲了下去。

白子族
「我等是继承了尊贵血缘的守墓一族。
 这是在遥远的过去,在那神代彼端,
 便由伟大的始皇帝所决定的事情」
「始皇帝将他的末子一族封于自己的陵墓中,
 让这些血族之间不断近亲相通,
  从而使得自己的血脉永世流传」
「但随着时间流转,
  我等的身姿渐渐变成了这般丑陋之物……
 这都是因为魔性之血过于浓厚」
「尽管如此,我等在外界覆灭后,
 也依然在此履行着自身使命,
 代代传承着珍贵的始祖血统」
「在经历了漫长的……近乎永恒的岁月之后,
  那个婴儿终于诞生了。
 那是个身上没有任何异变的美丽婴儿」
「在我等反复交错的血脉当中,
 终于发生了奇迹般的偶然,
  诞生了接近于始祖的婴儿」
「我等一族长久以来的深重历史,
  皆是为了让这位皇子诞生于世。
  我等至此终于完成了自身使命」

说着说着,白色的女性不禁喜形于色,
她的兴奋也渐渐扩散到白子族人当中。
但你心中盘旋的不安却渐渐化为恐怖,
已经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

白子族
「不久后始皇帝的使者到来,
 皇子就被送上了地面,
 躺在摇篮里沿河漂流而去」
「据说这是为了步上与始皇帝相似的人生……」
「拥有与始皇帝无限接近的血脉,
 又经历了与始皇帝相似的人生,
 皇子便能等同于始皇帝本人」
「而通过这位皇子,始皇帝便能重新君临地上。
  ——我们的皇子啊,衷心欢迎您的归来」
如今白之民已是跪于地上,
带着满腔热忱向你仰望了。
你此时终于发现了那违和感的真面目,
他们的样貌,原来都在某处与你相像。

你在过去,曾作为孤儿被从河边捡起,
是老贤者将你收作弟子,一手养育成人。

但是,难道说他们白之民,
才是你真真正正的家族吗?

难道你是为了那种目的才被生下的吗——
你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一切。

异型的白之民们满带着宠溺之情,
为了抚摸和拥抱你而纷纷伸出双手。

※攻击
你向迫近的白之民挥下了兵器。
鲜血飞溅。

白之民们楞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们无法置信你竟会如此抗拒。
他们的视线令你如芒在背, 
你头也不回地逃了出去——
→MOVE

你走到了地下都市的尽头。
黑暗中响起的阵阵涛声,
来自于眼前的巨型蓄水池。
你沿阶梯降下,直至水面。
然后你在远方的黑暗中看到了光亮。
那是一艘小型渡船,它在船头挂着灯笼,
缓缓向你划来。
※等待渡船
你略一等待,渡船就划到了面前。
船夫
「……………………」
但身穿灰衣的船夫,却一语不发地下船拔剑,
用剑尖指向了你。
船夫
「……吾翘首许久、许久。终盼到皇子您一路至此。
  如今便来一试皇子之力!」
→战斗EVENT魔将柯罗摩
船夫
「……实力足矣。……吾使命已了……」
用尽最后的力气,船夫的身体就化为尘土消散而去。

只剩下灰色的大衣浮在空中,
然后渐渐融入黑暗消弭无形。
小船被留了下来。
这恐怕是越过蓄水池的唯一途径。

你走下阶梯来到蓄水池边,
只见一艘小船浮在水面上。
搭乘小船该可以越过水池,
但操纵方法似乎十分困难。
尝试用桨来操纵小船,成功了。
可以来往于蓄水池的东西两侧了。
→MOVE
走廊前方的石室中有通往墓室的门,
还有一条面向东侧的幽长阶梯。
阶梯的墙壁和天花板被水侵蚀,
其中遍布着奇形怪状的钟乳石。
→MOVE
你沿钟乳石丛生的阶梯一路向下,
终于来到了一片不可思议的空间。
这里既像是自然的洞穴,
又像是人工开凿的大空洞。
支撑着洞顶的石笋排列地过于规整,
若说是自然形成简直天方夜谭。
但洞穴的内壁又柔滑地有如生物,
若说是人工建造也绝无可能。
在椭圆形的洞穴内,壁际生长着水晶。
地面的正中央还有一处坑洞。
坑洞口呈正圆之状,洞内刻有漏斗状的阶梯。
坑洞底部被闪闪白光所覆盖。
此外,在洞穴东西两侧还有着通往别处的出入口。
→MOVE
你沿着台阶,降到了漏洞型坑洞的底部。
这里被一片闪闪发白的物体覆盖着。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银白的冰霜。
这并非普通的冰霜,其表面如同皎镜一般明亮,
你的身姿被清楚地映在冰面上。
冰面微微凸起,在其犹如球镜的各个棱面上,
你被映出的身姿也截然不同。
美丽的身影、丑陋的身影、善良的身影、邪恶的身影、
过去的身影、未来的身影、在世的身影、死去的身影。
你身上蕴藏的各式各样的可能性,
都被这冰面之镜一一照出。
→MOVE
洞穴的东侧有座巨大的石室,
在这墓室的入口处,装饰着
用镶嵌彩瓷制成的太阳图案。

船夫
「……………………」
本应已被你打倒的对手,
如今却在门前安然而立。
船夫
「……前方乃禁地。
  汝便原路折返吧」
※强行通过
→战斗EVENT魔将柯罗摩

在你施予最后一击的瞬间,敌人的肉体灰飞烟灭。

——但是,随着大衣在风中飘扬而起,
他的肉体又从衣服内侧重生了!

即使被反复击倒,敌人的身体却依然在持续重生!

船夫
「……吾身所负七条性命竟被全数杀尽
  ……果是如同那位大人的力量……」
这一次,敌人的衣服化为尘土,
再也无法重生。

如此一来你就可以进入门中了。

→MOVE
洞窟的前方是一个格外巨大的石室。
有两座巨型坐像峙于门前,守卫着墓室的入口。
墙壁的上方刻画着持有羽翼的太阳。
门内弥漫着令人窒息般的瘴气。
至今一切异变的元凶,应该就在这前方。
→MOVE

-陵墓·玄室-

沿狭窄阶梯而降的通道,
在前方被瘴气堵住了去路。

周围的墙壁上写着古代语的文章。
似乎是用尖锐的刃物刻在上面的。
※解读
文章的内容如下。
『    第一块石中是毁灭 第二块石中是变异
      第三块石中是永恒 第四块石中是轮回
     而第五块石中寄宿着全知之能            』
『    第五块秘石有着幻视过去和未来的力量
      始祖将其留在手中 秘藏于庭院之内
     你应该已经见过它才对
     *** 快想起来 ***     』
→MOVE
-宫殿-

庭院的中心有一座圆形的水池,莲花在其中盛开着。

这座水池,有着令窥探之人目睹幻视的力量。

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
你是否曾对此报有疑问?

※窥视池中

水面浮现出一副遥远的景象。

这并非单纯的幻象……
    ……你看到了一片满是岩山的荒野。
    荒野之上挤满军队,而岩山之顶有一座城塞。
 手持武器的士兵中,有古代人、夜种,也有妖精。
 这是在远古,人类还势单力薄的那个时代的景象。

   在山丘的高台上,有一位身穿纯白铠甲的王者。
    他被孤立在敌阵之中,连身边的旗手都已死去。
      尽管如此,他仍在孤身奋战着。
      成片压来的大军也无法抵挡他的神勇。
       白色的王者每挥下一剑,
      就将敌人的整支部队吹散。
    闪电从他手中疾驰而出,席卷敌阵。
   烈焰缠绕在他的头盔上,有如太阳一般耀眼。
   但是,一支飞来的箭矢射穿了他的头盔,    
      燃烧的太阳也因此碎成了五个——

        ——景象变化了。

    在烧着熊熊烈火的熔炉前,白王俯下身子,
     与身边的巨人一起冶炼着金属。
       他将冲天而起的四道蛇型烈焰
           各自凝结到一块宝石当中,
        做成了装饰品的形态。

      并且,将剩余的一块白石绑上铁锁,
           向天空高高举起
      然后深深投入了水渊之中。
        你的视点此刻正在那水底,     
      能看到一颗白石静静地沉于眼前。

         于是你向它伸出了手——

——你在幻影当中,将白石紧紧握住!

※获得了月长石尤诺!
→MOVE

-墓室-

你沿着台阶,降到了漏洞型坑洞的底部。
这里被一片闪闪发白的物体覆盖着。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银白的冰霜。
这并非普通的冰霜,其表面如同皎镜一般明亮,
你的身姿被清楚地映在冰面上。
冰面微微凸起,在其犹如球镜的各个棱面上,
你被映出的身姿也截然不同。
美丽的身影、丑陋的身影、善良的身影、邪恶的身影、
过去的身影、未来的身影、在世的身影、死去的身影。
你身上蕴藏的各式各样的可能性,
都被这冰面之镜一一照出。
——月长石尤诺开始振动起来。
※把月长石带到冰边
月长石尤诺与冰面之镜共鸣着,
开始颂起高亢的歌声。
眼看着共鸣越演越烈——

冰镜骤然裂成了两半!
清冽的空气顿时漫溢而出,
开始吹散周围的瘴气。

在破裂的冰晶之下,出现了一座清澈的泉眼。
清水之源延绵悠长,直通向深远的大地之底。


——靠近这泉眼的瞬间,
你只觉至今在脑中笼罩的雾霭霎时消散。
仿佛在直到此时才首次察觉到,
自己以往的思考是何等迟钝似的。
你手中的
翡翠石席尔巴、柘榴石尼鲁萨、
琥珀石艾尔亚、青金石费阿,
这四块秘石在无声地振动着。

※舍弃四块秘石
你真的打算舍弃这些秘石吗?
这些秘石不但能让精神力的消费半减,
还有着提供各属性耐性、提高能力的效果。
并不是应该随随便便就舍弃的东西。

※舍弃四块秘石
这些秘石的拥有者,能以此获得王之权威。
以后说不定还会碰到需要四块秘石的场面,
还是三思而后行吧。

※舍弃四块秘石
你的脑袋出问题了吧。失常了吧。
一定是因为总待在这种地方,才让你失去了冷静。
至于要不要舍弃秘石,不妨先等你冷静下来,
再慢慢重新考虑吧。

※舍弃四块秘石
快住手,你这白痴。
有这么美丽的秘石,可以拿来向别人炫耀啊。
而且只要引出秘石中蕴含的力量,
这世上就再没有人能反抗你了啊。
※舍弃四块秘石

『…………』

『……住手……!』

至今为止在你脑内窃窃低语的声音终于化为惨叫,
你对此不闻不问,毅然将四块秘石丢入泉中!
你将翡翠石席尔巴丢进了泉中!

你将柘榴石尼鲁萨丢进了泉中!

你将琥珀石艾尔雅丢进了泉中!

你将青金石费阿丢进了泉中!

你将四块秘石统统丢弃后,泉水立即发出了白光。
这时,只见一只婀娜的女性手臂从泉中伸出,
朝向天空高高举起。
有条白蛇从手臂的肘间缠至指尖,
四块秘石被牢牢握在这手掌当中。

『        一而化作五
         五而分作四与一
         而后仅存其一     』

『      如是,古之契约将得以清洗,
         被绝望囚禁之刻,汝须想起——   』
你手上仅存的月长石尤诺,
重新取回了它真正的光辉——

※获得伊泰利尔的碎片

——等你回过神来,泉水已经暗淡下来。
女性的手臂也消失不见了。

→MOVE
你一边沿阶梯降下,一边在长长的螺旋通道中前行。
随着你越降越深,天花板也越来越高,
简直就像是在大地的缝隙之底漫步一样。
终于,你走尽了道路,抵达了一座列柱环绕的大厅。
天花板遥遥高耸着,消失在上空的黑暗中。

大厅北侧有座异常高大的门扉,
上面装饰着八瓣之花的纹章。
——这扇门的对面,
有着比迄今为止遭遇过的任何事物都更加强大的存在。

做好准备了吗?
※开门
门的对面,是一片广阔的立方体空间。
墙壁是完全的平面,上面饰有几何花纹。
地板上则置有棱框,
里面摆放的盆景构成了迷你版的世界地图。
这一切一切都过于精致,以至反令人心生恐惧。
玛瑙制成的山脉、流动着水晶的川海、
银织细制的森林、金雕细凿的都市等。
如此附葬品,只为压倒性的权势而做。
空间的中心,是放置墓室主人棺材之处。
棺材以石而制,用金银珠宝装饰点缀着。

你接近棺材,将手放上了棺盖。
——但是,棺中却空空如也。
只在一隅残留着些微的尘土。

     『——苏醒之刻,已至——』

什么人的声音响起。
你回过神来,发现墓室的四角涌出了团团黑暗。

『   试炼不只一回,候补亦不止一人。
    然而,能抵达此地者却独汝一人。
    便向汝致以祝贺吧,余之爱子哟。  』
『    汝之苦难、汝之牺牲,
      皆为余选别肉体之仪式尔。

   余名为迪多斯,乃统治世界之人。   』
『   余将复苏,再次阔步于大地之上,
    余将行善,亦将行恶,余欲毁灭旧世界与诸神。
    余必会作为王者凯旋,成就再建帝都之预言。 』

『 ——接受余吧,余许汝以力量与荣光! 』

※拒绝
绝对不能让他实现自己的野心。
你断然拒绝了。

『         愚不可及。
          帝国既已在地上复活。    』
『  余帝国之记忆,便是经汝等之手运于地上。
     发掘遗物,将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令弑神的思想复古,令统一之梦被人忆起  』
『   国度并非有形之物,而是建自民之认知。
      当地上之民追忆起古帝之梦,
        余之帝国便已在地上苏醒!     』
不知何时,黑暗已经逼近眼前,
将周围堵了个风水不泄。
『    谷物结实便难逃被摘取之命运,
      抗拒收获之麦穗永不存在。
        逃避宿命,亦是绝无可能。   』
※迪多斯一世出现了

形由暗生,
身缠恐怖魔力和一头白发,
手持宝剑的帝王在你面前翩翩降临……
→战斗EVENT迪多斯一世

『     余从被设好的命运中逃离了吗……
          但是——        』
『       余准备的手段亦不止这一种。
       汝便前来荣光之都吧。
     余将不再为影,而是以实体令汝折服。   』
你感到黑暗渐渐远去。

远去到……地面之上。

-回到城镇-

评论
热度(2)

© Odin's satisfac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