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物语 ⑪ 解放城镇&星幽界

「废都物语」Ver1.21 文本整理

RM2000拆解自录手打

附带推广意味

微博首发

---------------------------------------

这一天,喧嚣声从清晨开始就没间断过。
你从窗口向外窥视,看到了无数席瓦尔士兵和神殿的僧兵列成了森严的阵势。
一般民众被禁止外出,
于是在占领军的眼皮底下藏身的探索者们,
就自然而然的聚集到酒馆里。
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奥哈拉
「喂,你们听说了吗?」
「逃到首都的泰奥罗殿下,终于又聚起军队打回这个城镇了」
艾尔森
「也就是说,现在是绝好的机会!
  我们也结成义勇军去扰乱敌人,来个里应外合吧」
「名字就叫……嗯……风之骑士团……
  独立自由战士部队之类的……」
奥哈拉
「……怎样都好啦,不过可别把我的店卷进去啊,
  要干就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干」
艾尔森
「蔷薇战士俱乐部之类的……」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艾尔森一起为解放城镇而战。
要是嫌麻烦的话,也可以在战争结束前一直守在酒馆等候。

※出击
这个场面,必须仅以几人的队伍向敌人的军势发起挑战,以求削弱敌军。
仔细判断好敌我力量的对比,慎重地应战吧,有时逃跑也是必要的策略。
如果你不想参展,也可以留在酒馆里静待事态的发展。

大规模的部队在镇西戒严着。
少量席瓦尔士兵正在街上巡逻。
港口停泊着五艘军船。有小规模的部队守在这里。
小规模的部队在城馆中驻防,再次不断监视着镇上的情况。
神殿军与席瓦尔军的大军在镇东待机,防守着东门的城墙要塞。
统率着这支部队的是,狄尼洛斯的仇人。
要是能趁机报仇血恨就好了……

※迎头痛击
以此等数量的敌人为对手,耍小伎俩毫无意义。
你高声呐喊着,气势如虹地向敌群冲去!
巴鲁斯穆斯
「居然逞匹夫之勇……」
→战斗EVENT
※继续战斗
敌人不强,但数量委实太多,你们就像投进水中的几颗小石!
→战斗EVENT
巴鲁斯穆斯
「——看来必须由贫僧亲自出手了」
敌兵有如潮水般分开,全身被粗犷铠甲覆盖的神官从中现身。
巴鲁斯穆斯
「……您是,那时的……?原来如此,是想替师傅报仇吗」
「贫僧乃雷王战神巴鲁斯穆斯。堂堂正正,一决胜负吧!」
→战斗EVENT
巴鲁斯穆斯
「咕……何等棘手」
敌将负伤而退。你想上前追击时,却被潮水般的敌兵所阻。
※击溃了敌人的主力部队。

正在这时——
镇东突然传来了雷鸣般的响声。

东城门被攻破,敌军也被截成两段。
涅斯公国的军势锐不可当地冲入城内,但其中打头阵的却是——
巴夏
「!?那个庞然大物是什么东西」
巴鲁斯穆斯
「那是!果然……」
那是由地下的矮人所制造的,你也十分眼熟的战争兵器。
但为何会在涅斯公国的军队中?

巨大的战争机器以五台为一列,发出择人而噬的齿轮咬合声杀向敌阵。
带刺的狰狞车轮猛烈的回转着,沾者连同铠甲一起粉碎,华为满地血肉。
它背上搭载的金属筒——大炮只一开火,敌阵的一角就在硝烟之中被炸成了灰烬。
一瞬之后,爆炸声才迟迟响起。

如此的战争机器散发着蒸汽一路推进着,
可怜的席瓦尔与神殿军士兵,就只有被蹂躏的份。
密集于狭窄通道的敌军,被数台战争机器冲散了阵型,
士兵们毫无秩序地或退或进,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场面混乱不堪。

战争机器再向混乱中心投以炮击,
爆炸的气浪就轻易贯穿敌阵,
制造出一副活生生的地狱光景。
这早已无法称作战争了。
巴夏
「不要怕!那只是敌人的卑劣魔术!」
巴鲁斯穆斯
「……不,结界也无法阻挡那攻击,
  那不是魔术,是前所未见的兵器」
「还是暂且撤退吧……」
巴夏
「啧——」

席瓦尔与神殿的军队开始向镇西败退。
然而战争机器紧紧咬住不放,涅斯的公国骑士们也尾随其后发动了追击。
泰奥罗
「哈哈哈哈」
骑士集团中也能见到泰奥罗的身姿。
他甚至没代头盔,仅是骑着高头大马缓步而来,犹如闲庭信步。
当躲在自己家中的镇民纷纷外出时,
只得目瞪口呆地看着泰奥罗公子的到来。
泰奥罗
「诸位镇民,我来解救你们了」
「怎么了,为什么都在发呆,难道是已经把余忘记了吗?」
毫不在意地用马蹄践踏着脚下残躯,泰奥罗打趣地向镇民们招手示意……
--------------
——翌日。
涅斯的骑士和战争机器在广场中央井然而立,周围聚集着义勇军和民众。
古老的方尖塔下,一座站台被紧急搭起。
泰奥罗英姿勃发地立于台上。
泰奥罗
「那么,各位尊贵的诸侯、忠实的骑士、幸福的臣民领民们哟——」
「今次能将席瓦尔的亲裸着大举扫除,
  全靠诸位的努力,让我等一同分享这胜利的喜悦吧!」
※鼓掌声
泰奥罗
「但是,决不能就此掉以轻心,诸君不要忘记,
  我等依然还是摆在席瓦尔这只猛兽眼前的饵食」
「这次胜利终究只是一时之物。
  不可能彻底打消他们的贪欲,西席瓦尔一定还会卷土重来」
「还不仅仅如此,我们的敌人还有东方的巴兰柯贰和南方的异教徒——
  实在是不容乐观的局面」
「我们之所以受他国欺凌,是因为涅斯公国的弱小」
「涅斯因历史尚浅,一国君主的权威薄弱,
  无法统合各路诸侯,因此才会被他人小视」
「若因循守旧便只有死路一条,为了迎来光明的未来,
  我等需要全新的体制……」

泰奥罗
「幸运的是,受命运之神的引导,我等已经真正地觉醒了」
「昔日称霸世界的大阿尔凯亚帝国就定都于我等脚下的这片土地。
  我等,便是那阿尔凯亚的末裔」
「我等拥有着举世无双的伟大文明和历史!」
「敌人畏惧、嫉妒我等的觉醒,欲将我等扼杀于襁褓之中!
  我等会默默等待灭亡吗?否!」
「我等必须唤醒伟大帝国的荣耀,将全新的生命力注入其中,
  从而获得毁灭一切敌人的力量」

泰奥罗
「我在此隆重宣告阿尔凯亚帝国的复兴!」
泰奥罗一声高呼之下,饰有八枚花瓣的旗帜从他身后飘扬而已——
泰奥罗
「回想起我等伟大种族的荣耀吧!将我等的力量集结于帝国大旗之下!」
「看看那威风八面的铁骑兵吧,看看那闪着寒光的骑士宝剑吧。
  这就是我等阿尔凯亚的力量!」
「阿尔凯亚万岁!帝国万岁!!」

泰奥罗的演说极大地煽动了人群。
人们在兴奋与不安之间动摇着——
然而,混在人群中的造势者们带头「泰奥罗!泰奥罗!」地高呼起来,人群的动摇之心也终于开始朝一方倾斜——
『泰奥罗!泰奥罗!』
『帝国万岁!』
『阿尔凯亚!阿尔凯亚!』
就这样,阿尔凯亚这本被遗忘已久的名字重返了人们的视野——

---------------------

-广场-
老人
「尽管拿去看……」
老人在对路人分发着小册子。
※告示
『          募集帝国士兵
   没有身份限制,只要年轻健壮即可参军!
    年轻人不要错过这次机会!!!          』
※告示
『  阿  尔  凯  亚  万  岁!  』
-镇外-
阵地的一角是霍尔姆伯爵的部队。
这些从领地的城镇和村庄中召来的男人们,
仅仅以简陋的制服和长枪作着武装,
连佩带铠甲和弓箭的人都寥寥无几。
即便如此,霍尔姆伯爵的部队也比公国军各诸侯的部队合计人数还多。
可能是由于他们的故乡就是战场的原因吧。

但是,作为探险家留有实绩的你已被免除了兵役。
领主似乎是想把遗迹探索放在最优先的位置。
→MOVE
泰奥罗公子率领的军队正在此布阵。
※去看看样子
被整备用木板围起的铁骑兵——
矮人族所发明的战争机械部队安置在小山上。
公国的军队则在山下的农田和牧草地上列阵。
这些士兵组成了好几个长方形的队列,
方阵将枪头齐齐直指向前,气势惊人。
→MOVE
涅斯公国的诸侯们正在布阵。
他们各自从领地里抽出士兵组成阵列,
旗帜虽然多如繁星,真正的兵力却寥寥无几。
看来,领主们对于这场战争并不太在意。
从他们身上完全看不出即将临战的样子。
→MOVE
沿湖岸漫步之际,你发现了一座黑色大岩。
那是块从树丛中探头而出的扁平岩石。
在岩石底部的草丛中,放着一枚银勋章。
奖章的表面雕刻着塔型的花纹。
……或许,黑色大岩的附近埋藏了什么东西吧。

※使用鹤嘴锄
这块黑色大岩旁边,或许埋藏着什么东西。
你在岩石旁边挥舞着鹤嘴锄挖掘起来。
黑色岩石的旁边果然埋藏着一只被蜡纸包裹着的铁箱。
箱中另有一本被油纸包裹的书籍。
书籍由不可思议的漆黑素材装订,
散发着类同于深井水面的光泽。
※获得 『键之书 上』
※阅读
——你试着打开『键之书』确认其中的内容。
看起来,这本记载着学习某种超高级魔术所需的法门和注释。
古代星神的名字、发音记号、星系位置相关、
天界和地上的人类的精神照应法则、
将魂魄转移到异世界以获得不死的方法等等概要,
多数的记载都是现在已经失传的知识。
但是,读到最后你却大失所望。
书的后半部分,被一点不剩地撕去了,
那才是记载着魔术的关键部分。
正当束手无策之时,
你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某处的景象——

——在荒废已久的废墟深处,书架林立的迷宫之底,
『键之书』的另一部分就沉睡在那里——

→MOVE
-大废墟-
你不断向大图书馆内部深入的时候,
手中的『键之书』渐渐带上了烫手的热量。
没有错。
『键之书』所欠缺的断片就在这前面沉睡着。
……终于,你在一座倒塌的书架背后发现了石材古怪的墙壁。
手中的『键之书』一靠近那里,
隐藏的门扉就自动打开了。
里面是一个正方型的小房间,一束书卷被水晶板夹起,
安置于房间中央的台面。
那就是,『键之书』的后半部分。

你解开水晶的夹板,将『键之书』的后半部分夹进原有的书卷后,
书页就自动连接起来,
还原成一册完整的书卷。

※获得『键之书 下』

——就在那时,你的背后响起了脚步声。

你与同样在遗迹中探险的希冯相遇了。
希冯
「……哟,玛娜。在这里碰到你真巧啊」
希冯假惺惺地说到。
希冯
「那本『键之书』是我一直在找的东西,你就转让给我好吧」
「……就算我这么说,你也没可能会听吧。毕竟是你师傅的遗物」
希冯咧嘴笑着低下头去,
又猛地抬起头直视你的双眼。
希冯
「……既然如此,只有凭实力来抢了!」
希冯向你袭来!
→战斗EVENT希冯
希冯
「……该死……」
「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是你被选上?我到底有哪比不上你的!」
「……该死、该死……」
希冯拖着负伤的身体,逃向了迷宫的深处……

-回到城镇-

希冯
「该死……」
「该死该死该死……」
希冯在迷宫的最深处逃亡着。
他的伤势十分严重,已经无法支撑到重返地面了。
他时而潜入水洼,时而埋身泥潭,时而伏于瓦砾之下,
只为躲过怪物的追捕。
有着柔韧皮肤和异形手脚的怪物,才刚刚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他忍耐着痛苦将伤口绑紧,提心吊胆地等着伤势回复。
但是,生还的希望实在过于渺茫。
希冯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究竟还欠缺了什么?」
「……我究竟,有什么地方比不上她……?」

『汝可想,知晓其中答案?』
希冯
「!?」
『若是想知晓答案,若是渴求力量的话,
就到余身边来吧……』
黑暗从希冯额脚边涌出,将他的身体整个覆盖——
就这样,希冯消失无踪了。

--------------------------

取回了原本形态的『键之书』正在你手中。
※阅读
你开始读起『键之书』……

你以仅有的一点头绪,解读了复杂的文字序列,
你渐渐能将其作为一种咒文或读音辨认出来了。
刚刚被识别出的字句自动经由你的大脑驱动声带,
在胸腔内引发出精神共鸣。
这么做本身就具有魔术效果,
它将在你的体内作成回路令咒文不断循环,
将各种内脏转换为炼金之炉——
仅仅依靠阅读一本书,就达到了与高超的仪式魔法相媲美的效果,
让你的精神飞跃性地变化。
散发着光芒的咒文序列在空中实体化,
就连空间也在被扭曲着,随后——

→MOVE星幽界

——你的视线脱离了身体,
然后向上,不断地攀升向上。
地面远在脚下,仅仅一望就能将大地与海洋描绘的图样尽收眼底。
眼前则是漆黑的苍穹和无数星群。
将灵体从肉体中切离,作为独立存在送至群星的世界——
这就是魔术『键之书』的真面目。
因为灵体可以脱离物理法则而行动,
所以既能在真空呼吸,也能够瞬息千里。
但只有在周围杂灵影响极少的宇宙空间,
才能轻松维持这种身姿。
你对今后该如何是好很是迷茫,
不过,一轮巨大的白月就浮在身旁,
你决定先到那里去看看。
→MOVE

           ~月天~
你融身黑暗,朝着在星空中发出淡淡白光的月亮飞去。
随着你逐渐接近,视野中的月亮也渐渐增大,
终于,月亮那仅由光影而得形的地表也在眼前一清二楚。
不久后,你在月面上降落了。
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灰色的地平线。
完全没有能作为路标的东西。
但就这么站着也不是办法,
你迈开双腿在月面上走了一阵,
就看到前方有些白色的小物体在运动着。

※接近
你靠近一看,原来那是一群白兔。
它们在沙地上奔腾跳跃,玩得好不开心。
月亮上住着兔子的传说原来是真的吗。
在你为之叹服的时候,兔子们注意到你,
就猛地一跃跳了过来!

→战斗EVENT
被打倒的兔子们扭成不似生物的形状,
东倒西歪地逃了出去。

你在它们后面一路追赶着,
抵达了一座闪耀着白光的神殿。
登上那半透明的水晶阶梯之后,
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物迎接了你。

月之精
「咚咚啪啪ー……」
「您被选为星之门的挑战者了。恭喜恭喜。鼓掌鼓掌鼓掌……」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似的。

月之精
「……没有那回事。
 是初次见面、初次见面……」
月之精
「咳,你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
 是和物质世界的相位稍稍相异的灵体世界……」
月之精
「你必须到这个世界的顶峰,
 又或者说是星系的最外侧,去那里学到些什么才行」
月之精
「但为了达成这个目的,
 你必须一边跨越众行星的阻力一边前进……」
月之精
「在各行星之间,有以重力和以太流搭成的道路,
  你就沿着它们前进吧ー……」
……似乎就是这样。
你向月之神殿的主人道过谢,离开了这里。
→MOVE

          ~水星天~
你穿过宇宙空间,落到了这个行星的夜面。

金属和水晶的山脉覆盖在地表上,
反射着星光发出了耀眼的光辉。
在极寒的大气当中,你穿过水晶溪谷,
来到了一片镜之平原。
在这里你发现了一座巨塔般的水晶。
它的内部十分通透,你向里窥去,
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巨影。
水晶里面关着的,似乎是持有数条触手的巨型远古生物。
……你感那怪物的眼睛似乎抽动了一下。

……就在你眺望怪物的时候,
黎明渐渐来临。
天边开始露出鱼肚白了。

※再稍微调查一下
反射着日出的光辉,金属山脉也开始徐徐发亮。
巨大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令气温急剧上升。
转眼之间,地表已经是一片炽热。

过酷的高热不一会就超越了金属大地的熔点,
地面开始融化了起来——
万幸的是你现在的身体可以忍耐高热,
但由岩浆构成的怒涛你仍然无法承受。
就在你慌忙想要离开的时候,
一只巨大的触手排开岩浆之海,向你袭来!
→战斗EVENT〈原我〉
你从太古怪兽的触手中逃离,飞上了空中。
-------------
这个行星的昼面覆盖着灼热的岩浆之海,
冻结的夜面则遍布着金属和水晶的山脉。
行星上栖息着形似头足纲的巨型怪物,
并不是适合随便接近的地方。

→MOVE

          ~金星天~
你穿过厚厚的云层,降到了星球的地表之上。
似水非水的怪雨从天而降,浇得身上闷热异常。
你发现了一条河川,就沿河边漫步而行。
不久你陷入茂密的森林,
在遮天蔽日的蘑菇植被和岩石树丛中迷了路。
青蛙似的生物从林中出现,呱呱叫个不停。
在你徘徊往还之际,奇怪的光景从眼前出现。

伟大的种族
「help meー!救命、救命啊ー!」

一只身上长着触手的不明正体、莫名其妙的生物,
正在被飞行的紫色水晶群追赶着。
而且那不明生物还说着人话向你求救。
真不愧是宇宙,在这里连怪物都能讲话啊。

伟大的种族
「别在一旁袖手旁观啦,快来help meー!」
※出手相救
无可奈何之下,你挺身拦住了紫色水晶群。
→战斗EVENT微型惑星
被打倒后,紫色水晶群就散成沙粒消失掉了。
伟大的种族
「好ー的,谢谢你哈ー!」
明明是只怪物还这么活泼……
这生物的身体是个彩虹色的巨大圆锥,
圆锥的表面还生长着四只触手。

※询问详情
伟大的种族
「吾是从遥远星系来到这个世界进行调查的。请多多指教ー啊」
你也作了自我介绍,并说明了自己一路到此的经历。
伟大的种族
「哇ー哦,你是用魔术飞来宇宙的吗。也就是说,你是宇宙魔道士喽ー」

总觉得这种称呼很丢脸。

伟大的种族
「刚才的那个,是专门寄生在智能生物身上的矿物生命体。
 在这个星间世界里很常见的ー说」
伟大的种族
「那种矿物生命体会让宿主陷入迷梦,
 一边将宿主的精神活动作为能量源,
 一边在其体内进行繁殖的ー说」
「有实体的生物只会因此陷入假死状态,
  但像吾这样的精神生命体就会被直接消灭掉ー喽」
经它这么一说,你才意识到这怪物的身体也和你一样是灵体。
伟大的种族
「吾等的兴趣是通过将精神体送入其他时空,来收集异世界的知识」

伟大的种族
「但是吾在中途,却被这个星系中各行星发出的非物理性立场所拘束。
 变得无法返回原本世界了」
「如果你是要去这星系外侧的话,就请把吾也一起带去吧ー」

※带上
伟大的种族
「谢谢你ー喽!
 这段时间里就请多关照ー啦」
→MOVE

          ~木星天~
这是颗即使被称为巨星也毫不为过的大型行星。
在广大的行星表面,整整覆盖了一层乳白色的云雾,
在空中描绘成条纹之状。
※降到行星上
你绕着行星周围的轨道而降。
你冲入云层准备降落,却久久未能发现地面。
反倒在中途被猛吹而过的高速气流席卷,
随波逐流地不知飘去了何方。
你一路随风漂泊,眼前却始终是浓密的云层。
期间冰雹骤起,雷光奔腾,
比液体更为沉重的暴风经久不绝……
……有只庞然大物从眼前一晃而过。
那是只形似深海鱼的生物,它在云中游动着来到你身边,
然后又渐渐远去。
仔细一看,你发现云层当中有着众多生物。
巨如小山、形似鲸鱼的影子在远方游动着,
近处则有类似水母的球体生物在眼前漂浮。

——巨大的雷鸣声从远方炸响。

雷鸣声渐渐接近了。
周围的生物纷纷畏惧而逃。

——以雷光化形而成的巨人,从云层的彼端显露了身姿。

『     可——恶——啊啊啊啊
       还敢安安安再回来唉唉唉
        你——这畜生恩恩恩!!     』

『   非——教训——不可啊啊啊啊啊!!   』

在你被轰鸣的怒吼震惊的当下,
敌人已经在身边出现,向你袭来了!

→战斗EVENT思考统合体,双极式风船

『       哎——呀啊啊啊?       』
『      仔细——一看暗暗暗暗 
     你——不是——那家伙啊啊啊啊    』

——你把敌人解决的时候,却听光之巨人如此嘟囔到。

『    抱歉抱歉我认错人啦啊啊啊啊啊    』
『     你——的灵魂和以前暗暗暗
       从我这里偷——走不死之法啊啊啊
     的童恩恩恩子几——乎一模一样昂昂昂
      我一——不小心恩恩恩就搞混啦啊啊啊  』
『   作为误呜呜呜会的歉礼咿咿咿咿
    就把啊啊啊这个送给你吧啊啊啊    』
※获得了「哈鲁教典 上」
『     你咿咿咿走吧啊啊啊啊     』
巨人呼地吹了一口气,就把你吹到了大气层外……
------------
这是颗即使被称为巨星也毫不为过的大型行星。
在广大的行星表面,整整覆盖了一层乳白色的云雾,
在空中描绘成条纹之状。
这个星球被闪闪发光的巨人支配着。
虽然很在意他的身份,但现在还是先赶路吧。
→MOVE

          ~太阳天~
一个闪耀着强烈光芒的圆盘,在前方充斥着你的视野。
你现在面对的正是太阳。
太阳在释放强大灵能引力的同时,
还从它的表面吹出了具有物理、魔法双重性质,伴有压力的风。
你如今面对的风中,极为恐怖的引拉二力正处于微妙的平衡,
稍一大意就可能被风吹得魂飞魄散。
※继续前行
根据『键之书』前半部分的说明所述,
似乎可以利用太阳的引力和风力,
来提高在星之轨迹上行进的速度。
于是你朝太阳一路冲去。
——不久后轨道开始在太阳表面盘旋,
在沸腾而起的炎轮内侧穿行。
你不断落于重力之底,被疯狂肆虐的能量反复摧残。
这时候,你感到太阳内部传来了强烈的感情。

『……………………………………………………………』
『…………不许……从吾的世界逃脱………』

察觉到你的意志想要越过太阳的影响圈后,
恒星内部的某种远超人智的存在醒了过来。

紧接着太阳表面发生爆破,引得能量四溅。
一只似龙非龙的存在从中飞出,向你袭来。
→战斗EVENT星龙
※不逃走就会死!
你从太阳龙的爪牙之下逃脱了。

你用后背承受着太阳风,转借速度之势,
向着遥远的宇宙彼方飞奔而去……

→MOVE
--------------
你回首眺望后方,只见太阳已变得十分渺小。
如今,你已离开了自出生以来一直习如往常的太阳之光,
向陌生的群星彼方飞去……
→MOVE

          ~火星天~
陆地上遍布着赤砂和岩之荒漠,
干旱的海面上长满了赤色苔藓。
在这般赤色世界当中,都城散布各地,
皆以发源于极点的运河维系着生命线。
这个星球上是有着文明的。

你在枯竭之海的海岸线边发现了一座城市,
就从那附近降落了。
然后,你突然遭遇了这星球住民之间的战争。
绿肌族
「突击,攻破城门!」
赤肌族
「休想!给我死守住!」
章鱼族
「噜ー」
青肌族
「德玛西亚啊啊啊!」
橙肌族
「去死吧啊啊啊!」
章鱼族
「噜ー、噜ー噜ー」

……虽然不太明白它们在做什么,
但真是场壮烈的战斗。
各式各样的火星种族们混战一团,
直杀得战场上鬼哭狼嚎。

王女
「战斗是我等的宿命……」
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能令人联想起宇宙美人这个词语的女子站正在那里,对你姗姗道来。
王女
「当野蛮的绿肌族为了毁灭我们赤肌族的王国而挑起斗争之时,
 一切战争的导火索都被点燃……」
「敌人与青肌族和蓝肌族组成了同盟,
 但蓝肌族已经和橙肌组保持了长年的友好关系」
「于是我们赤肌族利用这点,
 通过联姻加深与橙肌族的关系,把蓝肌族也拉进了我方阵营」
「但是绿肌组却通过密探察知了此事。
 于是他们派遣密使,想把朱肌族、
 浅葱肌族、鹤色肌族也卷入战事……」
你在中途听得不胜厌烦,
就催促王女长话短说。

王女
「总而言之,引起战争的原因就是因为煎蛋啊!」
「煎蛋上是应该加酱油?
 还是应该加辣酱?
 又或者是番茄酱?」
「为了给这问题决出一个答案,
 我们就不断斗争斗争再斗争!」
绿肌族
「是辣酱!」
赤肌族
「是酱油!
 蛋黄要半熟的!」
蓝肌族
「番茄酱有什么不好了!」
章鱼族
「噜噜ー噜ー」
简直蠢到家了。
那么,你该怎么办?
※蛋黄酱比较好?
……不知从何时开始,战场上变得一片寂静。

王女
「你居然说……蛋黄酱比较好?」

你怕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吧,
周围的空气已经紧张得一触即发了。
——突然间,战士们纷纷发出了欢呼。

绿肌族
「对啊,蛋黄酱好啊!」
赤肌族
「原来如此,是蛋黄酱吗!
 不过还是要半熟的才行!」
章鱼族
「噜ー、噜噜噜ー」

……虽然莫名其妙,但他们好像很中意的样子。
王女
「曾互相憎恨的火星民众们,
 现在居然连成了一心……啊啊……这真是奇迹啊」
「您是我们火星的大英雄。
 请与我结婚,成为火星大元帅……
 不,请您成为火星的大总统吧!」

但是,同为女性是不能结婚的。
王女
「这种事情根本无所谓嘛。
 让我们两人来一起产卵吧!」
她还是卵生的吗…………
※离开
王女
「怎么会,好过分……」
在被卷入更麻烦的事情之前,你决定立即离开。
---------
陆地上遍布着赤砂和岩之荒漠,
干旱的海面上长满了赤色苔藓。
在这般赤色世界当中,都城散布各地,
皆以发源于极点的运河维系着生命线。
你看到这个星球的住民们,
正一起拌着蛋黄酱亲密地用着餐。

绿肌族
「蛋黄酱拌煎蛋」
赤肌族
「蛋黄酱拌纳豆」
青肌族
「蛋黄酱拌咖喱!」
章鱼族
「噜ー」

总觉得有些无法释怀……
→MOVE

          ~土星天~
那究竟是帽子,还是所谓的星环呢?
这颗行星被圈状的圆环环绕着,呈现出独特的形状。
为把握星球的整体情况,你沿圆环移动,
却在行星的背面发现了一颗样子异常的卫星。
卫星的地表上覆盖着呈现出金属光泽的外壳,
隐约有不吉的赤色光芒从外壳的空隙间泄露而出。
伟大的种族
「噢ー喔!那是危险的星间种族建造的前线基地ー!」
——你还没来得及看个仔细,
卫星中就涌出了大量的生物。

※突破
你朝着未知生命体的大群冲了过去!
→战斗EVENT
你突破敌人集团的空隙,飞到了行星的对侧。

回头一看,敌人依然咬在背后穷追不舍。
还是快点穿过这片区域吧。
→MOVE

          ~魔星天~
以万丈银河为背景,一只巨大的黑色球体渐渐迫近,
来到了你的身边。

你接近黑色的天体,发现它的地表如同生物一般不停地蠕动着,
几欲拔地而起。
——这个行星是活物!

伟大的种族
「这个ー,难道素ー!?」
伟大的种族
「既是宇宙的初始也是终焉!
 既是生命的起源也是死亡!
 既是熵也是反熵ー!」
伟大的种族
「它就是一切生命的天敌——<混沌>的ー说!
 大、大事不妙啊ー!!」
「<混沌>之门居然大到行星规模,这东西实在是太dangerousー啦!
  要是被它抓到就全完了的ー说!!」
  
你是要穿过去,还是想逃走呢——
现在必须作出选择了。
※突破
你在漆黑行星的卫星轨道上穿行着,
朝行星的对面飞去——

但与此同时,行星的地表上伸出了像
异型生物一样的触手,向你袭了过来!
→战斗EVENT
你趁异形生物退缩的空隙,从它们的侧面突破,顺利飞到了行星对侧。
还是早点脱离这片领域吧。
-------------
漆黑的行星犹如宇宙中的虫洞般悬浮于此。
在它的地表上,异形的生物群一边进行着永无休止的突然变异,
一边互相捕食着。
已经没必要再靠近这颗行星了。
还是快到别的地方去吧。
→MOVE

          ~至高天~
——你远离生养自己的母星,
不远万里地来到这里。
回头望去,连太阳也变成了在彼方闪烁的一个微弱光点。
伟大的种族
「来到这里的话,凭吾一己之力
 也能从星系的力场当中脱离了」
「多亏你们,吾能返回故乡的时空了!十分感谢」
「那么,咱就后会有期了」
异星人留下道道光痕,消失在虚空之中……

……你继续向前走去。
终于,你在前方看到了要称之为行星就显得过于渺小的矮星。
它沐浴着远道而来的阳光,在一片黑暗中不起眼地漂浮着。
一道人影耸立在白色地表之上,
它迎接了你的到来。

键之守护者
「此处是世界尽头。
 母星加护断绝之地」
「若想继续前进,就必须先击败我」
※挑战
→战斗EVENT键之守护者
键之守护者
「……你获得资格了」
「过去曾有无数人通过此处。
 但归来者却不及一手之数。
 你又会否选择归还的道路?」
「来,尽管上路吧!」

你抬头仰望,只见在天川之中——
无数星群连成一线,形如大河。
你从矮星的地表出发,向着银河中心漫行而去……

——从太阳之中吹来的热风,守护了居住
在行星上的生物,令它们免受外宇宙的影响。
有害的力量和侵略者都被太阳风驱逐在外,
要侵入星系中心并非易事。
在行星表面初生的幼年文明,
便在太阳的庇佑下渡过它的幼年期。
但若是它想追求更高的目标,
就必须从这庇佑中脱离而出。
眼前的空间出现了一道石门,
随即——

——然后,你听到了歌声。
从前被太阳风遮断,你没能听到的歌声,
如今却清晰地从银河中心核的方向传来。
那充满调和的音节,不断地咏颂着过去、
未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那是以太古种族之歌为始,即便跨越终末,
也依旧无休无止的天球之曲。
是以宇宙本身为乐器,由神秘音律而成型的永恒之伽蓝。
在那音乐之中,一切皆为正确、皆为至福。
只有具备资格者,才能听到这音乐,并参与其中。
你也想加入歌中,伴随着音律永远随波逐流下去。
※回到故乡
……但是,你还有没完成的事情。
你的内心从无限之光中剥离而出。

但曾经触及永恒的记忆,却仍然残留在你的灵魂中。

回去吧。

在你这么想着的瞬间,一切都化为奔流消逝而去。
瞬息之间你跨越无限距离,重新回到了肉体当中。

下坠感。

以及初生之痛——

……你回过神来的时候,
发现同伴们正担心地注视着你。
你的脸颊被泪水浸湿,
丧失的悲痛令身体颤抖不已。
在触及永恒的那一瞬,你本已获得全知全能。
但如今那种感触却仅仅作为魔力残留了下来……
※获得 〈上灵〉
※习得 伟大秘仪

评论
热度(9)

© Odin's satisfac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