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物语 ⑩ 城镇封锁&巨人之塔

「废都物语」Ver1.21 文本整理

RM2000拆解自录手打

附带推广意味

微博首发

---------------------------------------

那天,从一大早开始镇里就喧嚣不停。

据说临国的军队已经越过西边的国境,正在向这里进军。
前去应战的是泰奥罗公子统率的骑士与国境警卫队。
留下守卫城镇的,就只有领主收下的少数士兵和自卫团而已。
狄尼洛斯
「……是嘛。战争来了啊」
——得知状况之后,狄尼洛斯在床上叹息不已。
狄尼洛斯
「……但是,真奇怪啊。三十年来,
 

 涅斯公国都与西席瓦尔这邻国相安无事」
「如今的西席瓦尔王应当是为信仰坚定、不喜争端的人物。
  是什么让他的心境改变了……?」

突然,小屋外传来了急促的警钟声。
这是神殿的钟楼宣告敌袭的声音。
狄尼洛斯
「发生了什么……?」
为了确认状况,你走出了小屋。

你跑到外面观望,发现镇西和镇南燃起了烟火。
身穿陌生铠甲的敌兵在城镇的大道上驰骋跋扈。
→MOVE
敌军正在镇中穿行着。
不知为何,他们的旗帜上画着神殿的标志。
→MOVE
镇子西北燃起了熊熊烈火,
那是你家的方向,快赶回去看看吧。
→MOVE
你匆忙赶回来一看,发现小屋着了火。
一群士兵用森严的架势围在屋旁,
他们清一色都是僧兵的打扮。
狄尼洛斯在一片枪剑相架中,
被僧兵们从屋中拖了出来,
押倒在地面上。

狄尼洛斯
「……各位大人,这是干什么」
「如您等所见,我只不过是个老糊涂。请放过我这条老命吧」
这时,一个身着白银铠甲、长相凶恶的男人从士兵当中走了出来,他答到。
巴鲁斯穆斯
「请不要再装聋作傻了,老人家。
 您就是异端的魔术师——
 狄尼洛斯殿下吧」
「贫僧是战将巴鲁斯穆斯,
 乃侍于哈鲁神的一介神官」
「四十年前,您在东方神殿遗迹带走的『键之书』,可否趁此
 机会物归原主呢」
狄尼洛斯
「……我还以为自己这些年活得够低调了呢。
 你们是如何找到我的?」
巴鲁斯穆斯
「自从遗迹被发现以来,
 我们就一直在调查此地的内情」
「会在此地被我们找到,
 说明您气数已尽」
「――所谓键之书,即是由昔日阿尔凯亚帝国皇帝亲笔记述,
 满载着异端奥义的邪恶教本」
「此书极有可能被皇帝用于自身复活,应由我等神殿彻底将其
 封印,请您交出来吧」
狄尼洛斯
「……但那本书记载的知识
 若是由适合之人来使用,也将成为对抗皇帝的力量」
巴鲁斯穆斯
「何等傲慢。
 不要过于盲信力量了,魔术师啊」
「还请您老老实实交代出那本书的所在地」
「如若不然,您将会十分遗憾地受到生不如死的处境」
狄尼洛斯
「………………」
再这样下去,师傅就要被抓起来了。
※挺身而出
为了解救师傅,你冲进了敌人的包围中!
→战斗EVENT神殿军武僧
你把眼前的敌人打倒了。但是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新的敌人已经再次逼来。

随着战斗越发激烈,你的双眼也逐渐被怒火所蒙蔽――
可恨的敌人把你的家连同记忆一起烧毁,难道还可以轻易饶恕他们吗?
你任凭怒火倾泻,不停向敌阵中释放着破坏的力量。
你的魔力在体内循环,形成了气流,
既而发展为暴风骤雨之势,
不受抑制地咏唱起咒文来。

狄尼洛斯
「玛娜!已经够了!不要迷失了自我!」
但师傅的声音却传不到你耳中,
现在的你不过是风暴力量的一部分。
巴鲁斯穆斯
「这个人的力量……
 ……很危险……」
→战斗EVENT战将巴鲁斯穆斯
你已经尽全力释放出魔力的咒文,
但对方只用剑一挥,就将其消弭于无形,
不知是那剑的力量,还是他本人的能力……

但是,狄尼洛斯的话却瞬间制止了他们的行动。
狄尼洛斯
「……等等!住手,我听你们的」
「我愿说出键之书的所在地,
 所以,你们不要下杀手了」
巴鲁斯穆斯
「……好吧。
 那么,键之书在何处?」
狄尼洛斯
「……那本书啊,就藏在【银色之塔】下」

如此回答的狄尼洛斯的视线穿越了敌人的重重包围,笔直向你飞来。

此时此刻,师傅是在对你传达着什么。
巴鲁斯穆斯
「【银色之塔】……?」
狄尼洛斯
「没错。想知道详情吗?」
巴鲁斯穆斯
「…………」
狄尼洛斯
「那么,就请看这个吧」

狄尼洛斯这么说着,
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石头状的物品。
巴鲁斯穆斯为了确认而走上前去。
――那确实就是,烟石没错。

你注意到的瞬间,狄尼洛斯手中的那东西就随着闪光炸裂,
喷出大量的烟雾,剥夺了敌人的视觉。

巴鲁斯穆斯
「!?」
狄尼洛斯
「趁现在,快逃!玛娜!」

你与师傅一起从敌群中脱围,
一路匆忙地逃到了大河岸边。

但是狄尼洛斯的腰腿已经承受不住了。
你用肩搀扶起他,正准备逃进森林时――

狄尼洛斯
「…………呜!?」
一支利箭射中了师傅的后背,
箭尖贯通身躯,直从前胸穿出。
狄尼洛斯
「到此……为止了吗」
箭矢仍在不停地射来,
你背着狄尼洛斯无力的身躯逃进了森林。

狄尼洛斯
「玛娜……为师已经不行了,放为师下来吧」
「……你去吧……去找【银色之塔】……」

说完这些,狄尼洛斯的力量便从体内流失怠尽。

――你的师傅去世了。

但是连哀悼的时间都没有,
敌兵在身后越追越紧,
你把师傅的遗体留在原地,
独自逃进了森林的深处……

神殿军终于攻陷城馆,占领了城镇。
不久后,西席瓦尔军也前来汇合。
镇上的骚乱持续了好几天才逐渐平息。
在镇里的状况稍稍缓和后,
你到港口附近的郊区藏起身来。
----------------
——从前,西席瓦尔王国内就存在着,
企图挑起与涅斯公国之间的战争,
夺还于昔日被夺之领土的主战派。
但因国王向往和平,主战派只是少数。
但是,当尤鲁弗莱尔岛的大神殿在背后推动时,形势就发生了变化。
大神殿的势力在西席瓦尔根深蒂固,其意志无法被轻易违背。
终于,主战派的势力压倒了国王。
国王不得不同意与大神殿进行秘密同盟。
于是,西席瓦尔主战派的领袖巴夏王女与——
神殿军的战将巴鲁斯穆斯一道,率军队奔赴国境——
他们通过奇袭击溃了涅斯公国军,
占领了曾被抢去的领土与霍尔姆伯爵领。

另一方面,涅斯公国的泰奥罗公子虽然狼狈而逃,但他在后方集结起公国各诸侯,开始实行他计划已久的策略……
------------------
→MOVE城镇
现在这个城馆正被在占领军压制着,你无法进入。
队伍中如果有盗贼,或是对城馆熟悉的人,或许就有办法潜入城馆了。
→MOVE编队
芙兰
「我、我知道一条能潜入馆中的秘密通道……要不要试试?」
※潜入
你躲过僧兵的监视网,潜入了馆中。

——有两个人正在相互交谈。
于是你悄悄靠近,试着偷听他们的对话。
巴鲁斯穆斯
「——就是说,你与泰奥罗公子有旧知之缘?」
巴夏
「是啊,那蠢货还试图劝我倒戈」
「我曾受过他的侮辱,发誓终有一天要杀之而后快的。谁料到这次却让他逃了,真是遗憾。」
巴鲁斯穆斯
「那是何种耻辱?」
巴夏
「无礼之徒。这话是能让楚楚少女讲出口的吗」
巴鲁斯穆斯
「………………………………
 
  贫僧失礼了」
巴夏
「虽然我一直就觉得泰奥罗这家伙形迹可疑,没想到他会对古代遗迹痴迷到这种程度」
巴鲁斯穆斯
「关于遗迹的管理,按照之前的协议,将全权交由大河神殿负责,如此可否?」
巴夏
「我只要能夺回席瓦尔的领地就没有怨言了。遗迹就随你们处置吧」
巴鲁斯穆斯
「十分感谢您,殿下」
巴夏
「不过,为什么神殿会如此执着于那遗迹啊?」
巴鲁斯穆斯
「……过去在尤鲁弗莱尔岛上,曾有一则可怕的神喻降下」
「【当世界毁灭之时,阿格迪乌将会复苏】——内容如是」
「【阿格迪乌】的复苏将给世界带来破灭。神喻被如此解释」
「此外,阿格迪乌的意思正是【阿尔凯亚人的帝都】」
「即是在过去年前都未寻其踪,
  如今却在这城镇的地下被人发现的,
  古代阿尔凯亚的废都之名」
「……因此我等神殿,为防止神喻的预言成真,
  决定将在此镇发现的遗迹永久封锁」
巴夏
「……就是说只是因为一个预言?真是无法理解,
  那不就是一个遗迹嘛。究竟有什么好怕的」
巴鲁斯穆斯
「我等最初也未对遗迹过于重视,
  当时的行动仅仅停留在送出探索者和密探的程度而已。」
「但是,在哪之后的异变之闻不绝于耳,
  再把密探所报的遗迹见闻与神殿的文献结合到一起考虑的话……」
「可以认为,阿尔凯亚的古代皇帝将以某种形式死而复生,
  再度君临整个世界,这种可能性无法忽视」
「或许那正是神喻所预言的【世界末日】的真正原因,
  我等是如此考虑的」
巴夏
「死而复生?这种事情能办的到吗。真有趣」
「古代皇帝什么的,就算真能复活,到时候再由我们打倒不就行了?
  有必要这么提心吊胆吗?」
巴鲁斯穆斯
「诚然,比起寻找阻止复活之法,更应该寻求将其彻底消灭之法,
  这种一件神殿里也不是没有」
「但此事毕竟乃事关世界存亡的神喻所托。
  我等需要确实可行的办法」
巴夏
「哼,真没意思啊」
巴鲁斯穆斯
「……幸而,关于古代皇帝的复活方式我等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推测。
  只要能防止皇帝的复活——」
巴夏
「等等。谁在那边?」

你被发现了!
→战斗EVENT
你把试图围困自己的士兵打倒,逃回了镇上……
→MOVE
……老贤者在森林附近的草木屋已被付诸一炬,只剩下烧得焦黑的柱子和房梁。
想想狄尼洛斯说过的话吧——

狄尼洛斯
「……走吧……去找【白银之塔】……」

——白银之塔,究竟在哪里呢?
→MOVE
城镇的大门被关闭了,席尔瓦王国的士兵把城门把手得严严实实。
看样子没可能从这里出入城镇了。
→MOVE
洞穴入口被神殿军的士兵严密地守卫着。
看起来没希望能进入了。
……你听到了士兵交谈的声音。
僧兵
「叫白银之塔的地方好像有着什么东西……
  巴鲁斯穆斯大人正在寻找它」
→MOVE
你在半年前被闪电烧焦的树木的根部,找到了洞穴的入口。
朝着覆盖住入口的乱石瓦砾,你挥下了鹤嘴锄。
※通往洞穴的入口被打通了!
→MOVE
-巨人之塔-

感官被扭曲了――

一瞬过后,你发觉自己正站在陌生的荒野之上。

遥远的地平线上雾霭茫茫,
从彼方吹来的风中夹带着粉雪。
上空被云层覆盖,不见太阳的踪影,
白色的光芒却遍布了整个天空。
脚边有条不知被何人踏平的道路,
断断续续地伸向了荒野的尽头。
→MOVE
――在寒风凛冽的荒野彼方,你看到了模糊的人影。
那些人影身披僧衣,轮廓模糊。
就像是巡礼中的队列,正朝着远方的圣地进发似的。
※尾随巡礼队列
你追着前方的人影,加快了步伐。

走啊走啊……
……然而,不管你走得再快也无法追及那些人影。
在霞蔼的彼方,朦胧的人型身影依旧微微晃动着。
※继续追赶
你追着巡礼的队列,再次向前走去……

疲劳与严寒渐渐夺去了你的体力。
※放弃追赶
你放弃追逐人影,打算回到原来的路上。
……但当你转过身来,发现足迹已被风雪掩盖。

这样下去会迷路的。
能否重新找回原路,姑且一试吧。

依靠准确的方向感,
顺利重返了原来的道路。

――这条道路的前方,有一片用石块堆起的土冢。
在土冢周围堆积的尸骨,属于行止于此的路人们。
这里被苍白之色笼罩,
真是个不吉利的地方。
※毁坏土冢
刚才的怪异现象——无法追及的巡礼者,
想必就是这片土冢作怪造成的。
你粗暴地把手搭到冢上,想要拆毁它。
但是,就在你触及土冢的瞬间。
周围的白骨却突然站起身子,向你袭来!
→战斗EVENT
你把死灵打倒之后,再次着手于土冢的破坏。

在堆积的石块崩塌之后,一团黑雾状的物体从中飞出,
逃也似的飘上了天空……
→MOVE
你在荒野上一路前行,不久在前方看到了一座巨岩。
那并不是普通的岩石,因为上面雕刻着人类的五官,
其精巧程度甚至令人望而生畏。
那即是仿造人类头部雕刻而成的人面石。
※调查岩石
你越看着刻在岩石上的人脸,
就越是折服于它的巧夺天工。
尽管被刻在粗糙的岩石上,雕像却像活着一样,
紧闭的眼睑仿佛随时都会睁开似的。
你带着这种想法触摸岩石之后,
却感到一个声音透过你的手掌传了过来。
人面石
『――噢噢  噢  』
『 这里  是――
 巨人族的   墓地――』
『远古之民  记忆的――
    墓标―― 』
『――若想入内 就做好 觉悟――』
说完之后,人面石重新陷入了沉默。
→MOVE
道路突然在此中断,为悬崖峭壁所阻。
放眼望去,一条无边无际的巨大裂缝,
仿佛将整个大地一刀两断般横切而过。
遥望对岸,视野却被一片雾霭遮挡。
只看到悬崖的地表呈风化状,似乎很容易崩塌。
※就这么爬下悬崖
你用手攀住岩石的表面,开始向下爬了……
如果失败就会直接摔下去,
损伤肯定是少不了的了。
碰碰运气吧!

你总算是成功地爬下了悬崖。
谷底有一条水量轻微的小河,
水深也很浅,可以直接走过河去。

道路沿着河岸向东西两方伸展着。
→MOVE
你沿着溪谷前行时,在悬崖的半山腰处发现了一个敞开的洞口。
洞口的位置并不是很高,
顺着岩壁的斜坡很容易就能爬上去。

野兽的腥臭气息从洞穴中漂来……

你稍作攀爬,抵达洞口之后向中窥视。
只见一对金色眼牟反射着洞外的光线,
从你眼中一晃而过。
瞬间过后,一只巨型猛兽就从洞内飞奔而出!
→战斗EVENT
野兽被消灭掉了。

你仔细调查野兽的巢穴,
在其中发现了若干物品。
→MOVE
你沿谷底的小径一路前行,终于发现了一个斜坡。
只要登上这里,你就可以爬到山谷的北侧了。
→MOVE
――眼前呈现出一派异常光景。
有若干人形姿态的巨石像并列于此。
有的在端坐着,有的却在仰望着――
不论哪个都非常逼真,栩栩如生。
但是大部分石像都已经风化掉了,
其中多数石像欠缺着躯干或四肢。
就像在经年累月地忍受了磨难之后,
却始终无法抵抗时光流逝,渐渐归还于沙土――
※调查石像
你为了调查石像,用手接触了它的表面。
就在这时――

巨石像
『――噢 噢 噢噢――』

有什么人的声音,从你脑海的内侧响起――

那就是巨像们的声音。

端坐的巨石像
『――我等 是 远古之民 被称为巨人的 一 族――』
『 我等的  时代 已然过去
 既是如此 只有委身 于时光 向 远大的 无 归还――』

崩塌的巨石像
『我等 物种 ――在 这世上 仅为 异物 』
『――随着 时光流转 
 后代 的智慧 渐渐衰退
 永恒的 记忆 步向灭亡 ――』

裂开的巨石像
『―― 看着 我等 的 身姿 吧 ――』
『汝等 也 一样 
 在永恒  的 时间 尽头
   也必会 落得 如此 ――』

横卧的巨石像
『―― 王 之 所在  乃 白色御座  之上――』
『――在荒野 沉眠的 同胞  还记得 他的 名字――』

你决定离开此地。

一阵昼风吹过,你仿佛觉得其中夹杂
着什么人从你背后发出的呻吟之声――
→MOVE
你走过悬崖围绕的盆地荒原,
再沿着平缓的斜坡一路上行。

――终于,眼前的雾气消散了。
------------
前方有座山峰,峰顶被白雪覆盖。
在这片缺乏色彩的光景中,
唯有黑白交错的岩峰高耸得遮天蔽日。
你把目光投向山脚,发现在阶梯状的峰壁上,
开凿着许多窗户和长廊。
莫非是有人在里面居住吗?
脚下的道路也伸向了这片石窟当中……
→MOVE

-巨人之塔·寺院-

这是座挖穿岩壁而造的半圆顶空间。
空间内部中放置着一尊巨大的坐像。
坐像表面没有半条接缝,看起来既像是用整块岩石雕刻而成,
又像是石化的巨人。
此外,巨人像的头部被一条灰布遮盖着,
它的样貌也被完全掩盖。

※与巨人交谈
你触摸着巨像向它搭话。

……但是,巨像毫无反应。

※窥视巨人像的样貌
你似乎感觉到,在覆盖巨像头部的灰布下面,
弥漫着诡异的气氛。

※如此也要窥视
踩上巨人像的膝盖,抓着它的手腕和衣褶,爬到了巨人的肩膀上。
仔细一看,遮在巨人头上的布并不是灰色,
而是遍布着精细到难以从远处辨认的条纹。
接下来只要用手掀起一角,就能把布揭开……

――巨人脸孔的中心,似乎是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那是各式各样的事物都为之绝迹的黑暗,
亦是四面八方的空间都无限扩张的虚空,
群星诞生于朱红的血色,
又在旋涡的席卷中灭绝。
一瞬间世界出生入死。
刹那间宇宙成为过往。
只有眼前的朱红火花,
还确确实实存在着――

――回过神时,你已经躺倒在巨人像的膝盖上了。
你被疲劳和悲伤逼迫得身心憔悴。
简直就像在一瞬之间变成了迟暮的老人。
那刚才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景象……?

半圆空间的北侧有个通道的入口,
看来石窟的内部还别有洞天。
→MOVE
石窟内的构造让人不禁联想起神殿。
四面的墙壁上凿刻着壁龕,
当中各有一物,静坐于凹陷之处。
――仔细一看,原来坐在当中的竟是人类。
消瘦、衰退,只以破布缠身的秃头老僧们正在壁龕中静坐着。
苦行僧众
「引导终焉之人啊,你总算来了」
老人们保持着双眼紧闭的样子,
用朗读经文似的语调宣告道。
苦行僧众
「我等是崇拜旧日巨神之人。
 自从领会了神所传达的永恒真意,
 便盘坐于这片仙境之中,静待时光流转」
「不过,即使是比世界本身更为久远的巨神,
 终究也只能迎来终结,归于虚无之海……」
他们如此说完,就重归于冥想之中。
※与僧人们交谈
苦行僧众
「那些巨神,是在往昔从其他世界漂流而来的,
他们曾为人类带来了数不清的智慧」
「它们是异乡之神。
 它们的经历的岁月比脚下的大地更久远」

苦行僧众
「以达塔为首的一派不愿接受这场终焉,
 拒绝一切外来之人」
「你若是要继续前行,必定会与他们相遇」

苦行僧众
「若想与不见身形的敌人交战,只需打开心眼即可」
「……若是办不到,就只能用手边的东西想想办法了。
 把粉状的物体洒在敌人身上即可」

苦行僧众
「我等是崇拜旧日巨神之人。
 自从领会了神所传达的永恒真意,
 便盘坐于这片仙境之中,静待时光流转」
「不过,即使是比世界本身更为久远的巨神,
 终究也只能迎来终结,归于虚无之海……」

苦行僧众
「过去巨神一族曾与雷光之神交战,巨神因为脚后跟被切伤,
 导致出血不已,最终惜败」
※离开
→MOVE
这个房间四角的墙壁上也刻着壁龕,
各个壁龕当中,也有盘腿打坐的僧人。
但是,他们早在遥远的过去就已死去。
只剩皮包骨的遗体,却仍以与生前
毫无二致的姿势继续静坐着。

――你仔细观察后,发现仅有一个,
没有僧人的遗体在其中盘坐的壁龕。
那壁龕却分外整洁,当中只有一点点灰尘,
简直就像是在等待新的主人坐上去一样。

※坐上无人的壁龕
你钻进壁龕,试着坐成僧人们的姿势。
――感觉身体有稍稍下沉。
接着,你背后的墙壁应声而开,
露出了通向地下的纵穴。
纵穴内部并没有楼梯,
直接下去是很困难的。
但如果使用某种道具
应该就能安全降下了。

你将绳索的一端固定,把另一端垂了下去。
现在用这条绳索就可以降到地下去了。
→MOVE
在石窟寺院的地下,有一座拱顶的大厅。
描绘在大厅四周的壁画耐不住岁月的摧残,
已经悄然脱落,却依旧残留着鲜明的色彩。
你为了仔细观察壁画,
准备踏入大厅的时候――
――明明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地板上却出现了几片湿润的足迹,
渐渐在向你这边接近了。
有个看不见的敌人!
→战斗EVENT不可视的守护者

受到致命一击后,敌人终于显出了真身。
那是以魔术创造的丑陋肉体,它逐渐化成粘稠的溶液,溶解在岩盘之上……
大厅北侧的墙壁上,画着一幅格外巨大的壁画。

再往深的地方还有一座祭坛。
→MOVE
在大厅深处有片墙壁向内凹陷着,周围的地板也高出地面一截,原来这里有座祭坛。
但祭坛上却没有神像,只放着一只金属制的大箱子。
→MOVE
※点亮提灯
在大厅北部的墙壁上,有一幅巨大的壁画。
当中以独特的风格刻画了多数人物的生活。
看样子,似乎是以古代人民的历史为题材。
墙壁上方的部分描绘着众多的人群,
正从黑色的门中走到草原上的情景。
他们雕磨着岩石建起城寨,
靠捕捉怪鱼和狩猎龙族维系生活。
在墙壁中段,人们正与背生
闪光双翼的小人交战着。
战斗陷入了白热化,数不清的牺牲者陈尸在战场之上。
墙壁的最下端画着人们入眠就寝的样子。
他们在灰色的屋檐下面互相偎倚着坐下身子,
或是横躺着闭起眼睑,然后就此一动不动了…
……就像在俯视着这些人生百态一样,
在壁画的最上端以碧空和太阳为背景,描绘着一张巨大的脸孔。

从那张脸上伸展而出,被极端变形过的――

――右手和――

――左手把――

整个古代民族的历史绘图环抱在怀中。
→MOVE
石窟深处有座祭坛模样的房间。
但坛上却空无一物,
只有微光在上面晃动。
→MOVE
砂岩打造的走廊在眼前延伸着,
墙壁的凹孔中挂着未经点燃的油灯。

在走廊北侧能看到向上的台阶。
→MOVE
房间里有人在伺机而动。
※走进房间
苦行僧
「清扰圣山的无耻之徒,滚出去!」
你刚刚踏入砂岩构造的石室,数名苦行僧就一齐袭了过来!
→战斗EVENT
僧人们被击退了,幸存者向南门逃去。
这房间四面的墙壁上各有一个出入口。
南侧的出入口中还有微微的光线射入。
→MOVE
小房间的中央有座高台,
台上放着一个奇怪的容器。

那是个装有盖子与把手的黄铜器皿,
灯芯从它壶嘴一样的部位伸了出来。
姑且就把它叫做油灯吧。
油灯表面还书写着古代的表音文字。
※带走油灯
你提起油灯,想要把它装进袋中。

但是,油灯却无法脱离台座!
仔细一看,原来油灯被胶漆一类的东西牢牢粘在台座上,
想取下来带走是不可能的了。
→MOVE
户外的白光从南侧敞开的窗口中投射了进来。
你遥望窗外,看到一派云霞缭绕的荒野景象。

在向东延伸的通道右侧,墙壁上布满了窗口。
微弱的光线照射进来,成为窟内仅有的光源。
通道的正对面与楼梯相连,通向了上层。
→MOVE
光线倾泻而下,洒满了你脚下的台阶。
你在左手边发现了一个新房间的入口。
房间中弥漫着异样的气息。
→MOVE
这座石室中没有任何装饰物。
四周的墙面甚至还保持着刚刚开凿时的样子。
只有一架通向上层的楼梯被设在石室的深处。
但是在那座楼梯前方,
有一位消瘦的老怪僧。
他以打坐的姿势浮在空中,
不断地散发着妖异的气息。
怪仙达多
「噫嘻嘻嘻嘻,嘻嘻嘻!
 尔等黄毛小儿,可算是来了啊。
 但我是不会让你们通过这里的」
怪仙达多
「我已舍弃了一切欲望,
 臻至天人合一的境界。
 任何攻击都无法伤我分毫」
「我的神通无人可破!小毛孩还是老实放弃,回家喝奶去吧,呜嘻嘻嘻嘻。」
※给他看食物
※激辣龙汤
怪僧在动摇了。
要攻击就趁现在!
→战斗EVENT
怪僧失去力量,瘫倒在地板上。
要给他致命一击吗?
※饶他一命
怪仙达多
「咦嘻嘻嘻嘻……你这是打算同情我吗」
「那我就警告你一句吧。看到御居山顶的巨神王的瞬间,就是尔等一行的死期!」
怪僧说罢,
就走下楼梯离去了……
→MOVE
-----------------
你刚从洞穴探出头去,疾风就夹着雪片迎面扑来。
如今你处于半山腰处,一座满是岩石的高台之上。
在周围找不到能称之为路的道路,
如果想继续前进,就只有朝着山顶攀登了。
通往山顶的路线有两条。
其一,在积雪的山涧中穿行的山道。
其二,沿着山脊线一路攀行的道路。
你必须在二者中作出选择。
→MOVE
山谷两侧岩山高耸,中央的上坡路上遍布着被冻结成冰川的积雪。
冰川的表面从远处看去貌似平整,
实际上却布满裂痕,起伏不定着。
你耐着严寒,在凹凸起伏的冰层表面行走。
冷气刺痛了你的皮肤……
……不久,你被一道深长的冰层裂缝挡住了去路。

对岸离得并不是太远,是可以跳过的距离,
但万一摔落下去就是九死一生了。

※跳过裂缝
你尝试跳过裂缝。
碰碰运气吧!

尽管有人受伤,你们还是越过了冰层裂缝,
得以继续前行。
→MOVE
皑皑的积雪当中,成列的岩石耸立而起,
为白色风景添上了一条纵向延伸的黑线。
你也沿满是岩石的斜坡向上攀登着……
……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在你耳边怒吼,
然后粗暴地穿过了你的身体。
你在忍耐寒风肆虐的时候,却留意到风中似乎混杂着野兽的咆哮之声。
※躲在岩石后面
你在一块巨型岩石后藏身,窥伺着周围的动静。
……有什么东西的气息接近了。
那东西不断发出的怪叫之声随风传来。
你悄悄从岩石后面探身窥视,
――一瞬间,你仿佛看到风中飞舞的雪花组成了人形的轮廓。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藏着身形前进
碰碰运气吧!

成功了!
你在岩石的阴影之间快速跑动,
没有被潜伏在风中的不明物发现。
→MOVE
斜坡骤然变陡,却依旧不断地向上攀升着。
山谷间的积雪一经踩踏就会深深下陷,
夺去你双脚的自由……
……你从斜面上方,连续几次听到了叭、叭作响的奇怪声音。

那是什么声音?
那声音是雪崩的预兆。
再这样下去就危险了。

那么,该怎么办?

※登上高石观察
你暂且登上旁边的岩场,
一边稍事休息,一边观察情况。
……不久之后,斜坡上方传来了地面轰鸣的声音。
是雪崩!
不过,多亏提前登上岩场,
你平安避开了雪崩的威胁。
等斜坡的状态安定下来后,
你再次踏上了前行的道路。
→MOVE
沿山脊线攀升的道路也越行越险。
道路两侧已经变成了陡峭的斜坡,
你感到自己仿佛行走在刀尖之上。
在不断前行的过程中,从谷底吹来的云雾渐渐蒙蔽了你的视线。
你甚至连数米开外都无法看清。
要是运气不好,很有可能会一脚踏空,
直接从斜坡上滚落下去。
不过,若有人拥有生存技能,就可以提高在这片浓密中安全前行的概率了。
那么,该怎么办?
※继续前行
能否在不踩空的前提下继续前行呢。
碰碰运气吧!

成功了!
你平安无事地通过了被迷雾围绕的道路。
→MOVE
你朝着山顶的方向一路攀爬,
终于来到了两峰间的马鞍地形。
向西望去,山顶已经近在眼前。
在你赶路的时候,天气发生了变化。
天空变得昏暗,降雪的势头也加剧了。
疾风骤然吹过地表,卷起无数雪花,
令视野呈现出一片白茫。
――一场暴风雪降临了。
你是要不顾天气恶劣继续前行,
还是先找个避风场所等天气好转呢。
现在必须要做出选择了。

※寻找能休息的地方
在风雪停息之前,还是找个地方避避风吧。

不过,要顺利找到藏身地点也不容易,
需要有人具备生存术的技能。
在一块岩石旁边的雪地中,你们挖出一个雪洞。
再用毛布之类的东西挡住风口,一个足以御寒的避风港就大功告成了。

你们抱着膝盖,围在提灯中跳跃的幼小火苗旁边,
等待着风雪的停息……

……天晓得要等到什么时候?

为了让身体保持温暖,火是必须之物。
就用提灯里的原油来生火吧。
※继续等待
――这场风雪真的会停下来吗?
不安感在心中骚动着。
困意开始渐渐袭来……
※继续等待
……就这样继续留在岩石隙间的避风港中真的好吗。
还是该走到外面,一口气突破风雪前进呢。
※继续等待
……外面的天气稍微晴朗了些。
你探出头去,发现风力见弱,降雪也减少了。
看来暴风雪已经过去了。

再往前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是通向山顶的积雪斜坡。
另一条是向西绕到山对面的盘山路。
→MOVE
笔直的峭壁在你眼前耸立着,
越过这里就能抵达山顶及西侧山路,
但万一摔落,基本无望生还。
不过,峭壁上固定着带有勾爪的绳索。
以此为救生索,该可以减少几分风险。

那么,该怎么办?
※思考
预先使用绳索的话,
应该就能减少攀岩的危险了吧。
※使用
你先把绳索牢牢系在腰间,
才开始紧贴峭壁向上攀爬。
能否平安越过这道绝壁呢?
碰碰运气吧!

……你好不容易才越过悬崖而不至丧生。
你可以从这里走上山顶,
以及山顶的东西两侧。
→MOVE
你越过险峻的悬崖,登上了山脊交界处的岩台。
云层在你眼前滚滚翻腾,
间或传出阵阵鼎沸之声。
这是雷鸣吗?
――否。
飞舞于云层当中,高声咆哮着喷出风雪之息的,是一条巨龙。
这里即是巨龙的游乐场。
→MOVE
爬尽漫漫山路,你终于抵达山顶。
寒风驰骋而过,冷若切肤之寒霜。
天空清静如水,透明如皎洁之镜。

……但是,就仅仅是这样而已吗?
山顶上为什么是一片空旷呢。
远道而来却变成白跑一趟,
正当失望之际,你却听到一个声音。


     『……一切皆归于虚空……』

     『……惟祈愿原初之无……』


     『沉寂于永劫之耽默,
      忘却姓名、消去肉体,
      终而连这意识也将失去』

※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吾已无肉身。
     已与姓名一同舍弃』

    『但若汝能猜出吾名,
     让吾想起自身过往,
     肉体也将重新苏醒』

    『到那时,吾必会因为
     再被囚于肉身而震怒,
     将汝等全数置于死地』
※你是何人
声音陷入了一阵沉默。

     『……吾是何人? 是何物?』

    『吾自身亦不甚明了,
     吾只有久远之记忆』

 『吾立于众人之上,却有人视吾于无物。
  鱼本是游于水中,却有人舞于吾之身』

  『与大地兮比寿,虽不胜兮亦不俗。
   与日月兮争辉,亦无须冲破苍穹。』
     『初生时裹于金之襁褓,
      青年时身着青白外套。
      老后是一瞬荣华红火。
      终死将披带黑银寿衣』

 『但若时光再次流转,吾便会于光中复苏!
  噢噢,汝可知吾之名?』

※猜主人的名字
……『空』。
这就是声音主人的名字。
――遮天蔽日的云层席卷而起,
在你面前凝成雾气之柱的身姿。
与此同时,这片空间的本来面貌也显露出来。
头上覆盖着规模大到难以想像的半圆天花板,
沿轨道运行的太阳也是由机械构造而成。
而这片虚伪仙境的主人,化为白色龙卷对你说到――

空之巨人
『……吾乃、「空」。
 司长天空之人。巨人族之王。
 来自灭亡宇宙的幸存者』
『作为让吾想起名讳的报应,
 吾便赐汝等一死。
 若想抗拒,便将吾毁灭吧!』

→战斗EVENT空之巨人
空之巨人
『――毁灭终至――』
……巨人王的身影变得稀薄,渐渐消散于大气之中。
与此同时,一件闪闪发光的东西从高空的某个地方落了下来。
※获得了琥珀石艾尔雅!

巨人王的肉体在空气中溶解,
重新化为白云,覆盖了空间。
雪又下了起来,
很久很久,也没有停息。
-------------
你在山顶上放眼向四周望去。
岩山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荒野,
地平线上却是一片云雾朦胧。
这里真的是虚假的世界、被创造出的箱庭吗?
巨人又是为了什么理由,才来到这种地方呢?

-回到城镇-


评论
热度(8)

© Odin's satisfac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