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物语 ⑨ 矮人之塔

「废都物语」Ver1.21 文本整理

RM2000拆解自录手打

附带推广意味

微博首发

---------------------------------------

狄尼洛斯
「最近,为师常常想起以前的事情」
「……为师曾经远到东方旅行,
 

 在那里得到了被称为键之书的魔导书」
「在探求那本魔导书奥秘的过程中,
  为师来到此地,机缘巧合之下收留了你。
  命运的交错真是奇妙啊」
「将来某天,当你做好准备时,
  为师也会让你观看这魔导书。
  你具备着这样的资格。」
 
→MOVE

-神殿-
两个穿着贫寒的男人争执着。

「那个面包是我的,给我放手,你这小偷!」
年轻人
「别开玩笑了,分明是你想抢我的面包!」
阿坦
「请不要争吵。再吵我可要赶人了」

「婆婆你闭嘴!」
起因似乎只是琐碎小事,
但双方都不肯相让,
周围的劝阻也完全被当作耳旁风。
※制止争吵
正当你想出面制止争吵时,
却已经有人比你先行一步了。
巴鲁斯穆斯
「不要再争吵了」
年轻人
「呜哇!?
  ……搞、搞什么啊大叔……」
巴鲁斯穆斯
「即使在郁不得志的逆境当中,
  也不该将憎恶之情转嫁他人,
  请把这当做考验,忍耐过去」

「别……别说那种道貌岸然的废话」
年轻人
「少靠过来碍事!你的脸恶心死了」
两个男人把蒜把怒火宣泄到劝架者身上,
他们高高挥起了拳头——
※砰!咚!
巴鲁斯穆斯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年轻人
「好、好硬……」
巴鲁斯穆斯
「……你们消气了吗」

「呜……」
巴鲁斯穆斯
「贫僧在问你们,都消气了没有!!」
被巴鲁斯穆斯的一喝吓得魂飞魄散,
两个男人连滚带爬地跑出了神殿……
※谈话
阿坦
「刚才有位从尤鲁弗莱尔岛的大神殿远道而来的客人」
「那位客人是我的旧识,现在担任着神殿军的指挥官」
「他这个人不但心眼很死,还长了一副穷凶极恶的脸,不过其实是个心地不错的人」

巴鲁斯穆斯
「……」
一位身材魁梧的老人低头静静地祈祷着,
虽然身着骑士打扮,
但他身上的披风和铠甲上都刻着象征神圣的标志。
人不可貌相,看来他是一位圣职者。
※交谈
巴鲁斯穆斯
「……怎么。找贫僧有事吗?」
「贫僧是巴鲁斯穆斯。
  从属于尤鲁弗莱尔岛大神殿的一介神官」
「这次受法王大人之命,前来调查此地的异变」
「您是本地的居民吧,若您愿意,
  可否告知贫僧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告诉他
你对老神官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巴鲁斯穆斯
「原来如此,发生过这种事啊……」
「您等的苦难贫僧深表遗憾,但是请您相信,
  女神一定会拯救众生」
「那么,贫僧就此失礼了。
  贫僧接下来还有访问领主大人的预定」
说罢,老神官转身离去。

-贤者之家-
狄尼洛斯
「自古以来,尤鲁弗莱尔的大神殿就将我等魔术师视为异己」
「在神殿势力强盛的西方地区,
  甚至只因魔术师的身份,就会被处以极刑……」
「被神殿如此仇视,是因为我等使用的魔术源自因触犯众神而被毁灭的阿尔凯亚帝国」
「他们对有关阿尔凯亚的事情,无一例外地投以憎恨与畏惧。
  这镇上的遗迹想必也不例外。」
→MOVE

-矮人之塔·下层-

穿过墙里的洞穴后,你来到了一个全新区域。
周围是一片由长方体和立方体的石材打造而成的空间,
明显是出自人工的产物。
空气中混杂着闷热的蒸气,以及些许的异臭。
→MOVE
附近的墙壁以错综复杂的直线条互相交织着,
墙面上密集地雕刻着出自未知文化的奇妙图案,
没有留下半点空隙。
道路仍向北与东的方向延伸着。
→MOVE
这是一扇用金属强化过的门。
虽然门本身看起来非常坚固,
但锁头的构造就要简陋得多。
※开锁
在楼梯下方,形状复杂的墙壁围成了一片空间。
从其中东侧的开口之处能看到熊熊燃烧的火光。

※前进
――有野兽的气息。
一只巨大的蜥蜴从墙上的裂缝爬出!
它渴求着猎物,向你们咄咄逼来。
→战斗EVENT火蜥蜴
蜥蜴被击倒了。

通道向东西两边延伸而去。
→MOVE
――热浪扑面而来。
如火焰般熊熊燃烧的岩浆翻滚着,
吹起道道炎浪,从地底奔流而过。
若干刻有不可思议花纹的长方形岩石重叠着,
在火海当中耸立而起,形成了块块立足之地,
宛如一片世界尽头的景象。
――基石上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周围的景色有如海市蜃楼般摇摆不定。
→MOVE
就在脚下触手可及之处,流动着灼热的岩浆。
接触到空气的岩浆一瞬间发黑变硬,
但很快又被金色的火焰重新吞没,熔化后流淌而去。
沸腾的熔岩中时而有气泡浮起,
伴随着瓦斯气体的放出而破裂。
这时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声音,
简直就像是有人在嘟囔着什么。
※侧耳倾听岩浆的低语
『quzhao heiyaoshi heiyaoshi ……』
……就在你集中精神倾听时,
气泡的声音渐渐激昂起来。
突然间熔岩表面裂开,向四周喷溅出高温的飞沫。
某个赤红之物,伸展着闪闪发光的双翼从中飞出!
→战斗EVENT火噬鸟
炎之鸟被击落后就失去形态,变回了普通的熔岩。
→MOVE
在俯瞰深渊的岩壁之上,耸立着一座漆黑的金属大门。
这扇门似乎无法以通常的方式打开。
→MOVE
不知走了多久,你终于爬完了台阶,
来到了一片广场当中。
广场周围石柱林立,刻有精细浮雕的横梁支撑着顶壁。
西侧的墙面上有几个开口,
东边还有一口巨大的通风井。
年久失修的地板上满是裂痕和孔洞,
显示着这是片被人抛弃的废墟。
……看来也并不尽然。
突然之间,十几名矮小的战士从柱子后面跳了出来。

编髯族矮人
「停!不许动!」
「你们是什么人!
 是怎么来到被封印的这片地底的?」
战士们身穿银色的铠甲,全副武装着,
把胡须编成辫子。
他们个个十分矮小,只有正常人的一半高,
同时也比常人宽了许多。
他们个个面带杀气,
这样下去恐怕难免一战。

塔利姆
「等等,你们别冲动。」
但是,戴着长角头盔的矮人制止了同伴们。
看来他是这个队伍的指挥官。
塔利姆
「你们好,各位高个子的朋友。
 我是编髯族的战士塔利姆。
 首先,我要说声欢迎」
塔利姆
「但是,这里是矮人族的塔之王国。
 按常理来说,除了我们就只有夜种存在了」
「但我从未听说过有像各位一样的同族或夜种。
  各位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
※讲明来由
「什么……从外界来的?
  原来地表别有天地这个传说竟是确有其事的吗!」
就在你们要继续交谈时,
广场东侧却传来了响亮的战呼声。

身穿黑色铠甲的矮人们从东侧的桥上攻了过来!
※枪戟交错声
黑银两色的矮人们立刻战成一团,打得不可开交。

银铠矮人与黑铠矮人正在广场中展开激战!

黑铁族矮人
「趁现在!!」

塔利姆
「顶住!顶住!」
「又是叔父那家伙吗!」
你被卷入了混战之中。
该怎么办?
※帮助编髯族矮人
你开与银铠矮人们同敌仇忾。
共同抵抗黑铠矮人的进攻!
→战斗EVENT
击退了黑铠矮人!
他们渡过桥梁,退回了东侧。

银铠矮人们想要乘胜追击――

但桥对岸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轰声,转瞬即逝。
塔利姆
「算了,不要恋战。
 敌人可是有大炮的。
 而且……」
塔利姆
「多谢各位挺身相助。请容许我以宾客之礼招待各位。」

――随后,塔利姆向你们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塔利姆
「一切都是为了王家代代相传的戒指。
 那王者之戒实在太过美丽,
 令人们不惜开战也要互相争夺」
「我的父亲继承王位与戒指后,
 叔父嫉恨成狂,占领了王国东部,
 为夺得戒指与王位而向我们开战」
「自此之后,我们称呼自己为编髯族,
 叔父他们则自称黑铁族,
 我们彼此间展开了永无休止的争斗」
「――我的父亲与叔父。
 身为兄弟却互相争斗,
 这是多么丑陋啊」
「结束这场战斗,让矮人族团结起来,
 一同寻找通往外界的道路是我的梦想」
「你愿意帮助我吗?敌人与我军长期势均力敌,但只要你们加入战斗,战况一定会改变」

你可以参加矮人族的战争了!
※蓝色图标是编髯族的支配区,
 红色图标是黑铁族的支配区。
 随着战况进展,
 你能前往的地区也会增加。

编髯族矮人们在桥头用石材与土囊筑起了掩体。
塔利姆
「各位异国的战士们,大家好!」
「这个广场是战斗的最前线。
 只要渡过那座桥,
 就能从背后偷袭敌军主力」
「但那座桥有敌人的新型大炮守阵,
 难以攻克。很遗憾,
 敌人的技术实力胜于我们」
「大炮是以火药为力量打出铅块的兵器,
  虽然强力,但射程很短,也无法移动。」
→MOVE
这是个摆满了巨大石像的广场。
石像个个手持巨斧,神色庄严。

这里到处都有编髯族矮人的哨兵。

在广场的西北侧有座通往上层的阶梯。
→MOVE
在立方体巨石的环绕当中,
座落着编髯族矮人们居住的石镇。

在东方和北方似乎还有通往别处的路。
→MOVE
你沿坑道一路前行,来到了一片开阔的洞穴当中。
这里似乎已经久无人迹,只有锈得不成样的采掘工具散落在四周。
洞穴中心有个大坑。
……不知从哪飘来了一股硫磺的味道。
你感到洞里似乎有什么生物潜伏着……
※靠近洞穴
你刚向洞里迈出一步,
几只浑身长满鳞片的生物就飞扑而出!
→战斗EVENT
你把大蜥蜴打倒了。

在洞里的矮人遗骨当中,
你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MOVE
狭窄的坑道犹如长蛇一般蜿蜒崎岖着。
沿坑道走了一会之后,你发现前方已经无路可走了。
未经铺装的地层直接在此裸露,呈现出带状的花纹。
→MOVE
轰鸣声从远处响起,
你刚踏入广场一角,
就看到了编髯族矮人的大军。
列阵攻入通道,然后负伤而退,
他们不停地重复着如此循环。
看来前方的交战十分激烈。
在你观望之际,一名似乎是指挥官的矮人走上前来。
指挥官
「欢迎各位!
 塔利姆王子已经向本官介绍过各位了!
 欢迎各位优秀的战士加入我们!」
「我们正在与敌人争夺东方的回廊都市!
 它是这一带的战略要点,我们为它不惜任何代价!
 但敌人的狙击兵与大炮令我们久攻不下!」
「因此本官想拜托各位组成分队,
 向都市北侧的敌阵加以攻击!!
 我们也会趁此机会发动攻击!!」
「简单地说!
 就是诱饵!!」
※知道了
指挥官
「愿各位武运昌隆!」
→MOVE
在巨大的通风井周围,
有个模型般的小都市。
许多石柱沿回廊而立,
回廊尽头是一处石窟入口。
通风井的对面就是这回廊都市的东侧,
在那里你能看到黑铁族矮人的大部队。
北侧则有些装备着射击武器的小部队摆成了若干方阵。
那么,要怎么办呢……
※攻击北方的小部队
你以回廊都市北侧的射击部队为目标,
开始在通道中穿行。

敌人很快就发现了你。
他们慌忙掉转大型弩箭的方向,指向了你们。
※射箭声
你穿过了箭矢的攻击,冲入了敌阵!
→战斗EVENT
击溃了敌人的射击部队!
你们喘了口气,便向剩余的敌人冲去。

第二阵部队向你们射起箭来!
※箭矢声
→战斗EVENT
击溃了敌人的第二阵!
眼见此景,敌人的主力部队见势不妙。
就分出部分兵力向你们攻来。
但我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在回廊都市南侧,敌我双方的大部队正面交起战来!
指挥官
「冲啊!」
好一场混战!

一场恶战过后,你们攻下了回廊都市!
指挥官
「好,让我们一鼓作气拿下这里!
 全军突击!!」
编髯族矮人的军队怒吼着冲入了东侧的广场。
→MOVE
眼前是一片无底的深渊。
前方的道路消失在巨大的纵坑当中。
在远方的一片昏暗中,你看到一条
醒目的白线浮在半空,那是座白色石桥。
你观察四周,发现东侧的墙壁上有个突起之处。
只要使用合适的道具,你就能移动到那里。
但是,那块突起满是裂纹,
运气不好的话恐怕会当场崩落。
如果不巧遇到崩落,你就会一头掉下悬崖。

你把绳索投向了突起!
碰运气!

成功了!
你攀着绳索!
成功到达了目的地。
→MOVE
北侧的墙上有着银色的大门。
它坚固得难以想象,
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编髯族矮人的大部队正围在秘银大门旁边,使徒将它破坏。
他们以十几人才能抬动的大锤敲击着大门,但大门纹丝不动。
→MOVE
你藏在北侧的通道中,
悄悄向石桥旁的广场中窥视。
只见炮台在地面上牢牢固定,
黑铁族矮人的士兵正在一旁把守着。
敌人还没发现你们。
面向石桥的炮台都被固定住了,
所以无法应对从从这边发动的攻击。
此外,周围放满了装着弹药的袋子。
※偷偷给弹药点火
你偷偷潜入敌阵,来到了弹药堆旁。

碰碰运气吧!

成功了!
你点燃弹药,马上逃回了通道。
随后,你身后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轰鸣声终于停止了。
滚滚浓烟中,敌人的战士尸横遍野。
但也有几人勉强还算活着。
对岸的编髯族战士们发现情况有变,
马上从对面突击过来,结束了战斗。

――成功占领了广场!
塔利姆
「太漂亮了,我的朋友。多亏了你,
  我们才能成功的拿下敌人的阵地」
「上层的广场已经在我们的掌握中了,
  接下来只要攻克敌人的大本营,这场咱正就能告一段落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可否将你们引见给我的父亲矮人王?
  我想向父亲报告你们的功绩」
「父王就在最上层。我们这就动身吧」
→MOVE
周围的石壁上布满了住宅的门窗。
看样子,这座广场是矮人族的居住地区。

在东西两侧的墙壁上,还有着连接其他广场的通道。
※进行询问
矮人族老人
「塔利姆大人十分正直将来一定是个好国王」
「吾王亚巴林能征善战。
 仗已经打了三百多年,
 但他还从来都没输过」
「要是猜疑心没那么重就更好了……
 他连塔利姆王子都信不过」
「据说在这个国家的下方有通向外部世界的道路」
「但不管谁想从那里过去,
 都会踏空摔下去」

编髯族矮人战士
「敌人真是无耻,
 只会使些火药机械类的卑鄙手段!」
→MOVE
在羊肠小路的深处有几个小房间。
房间之间以铁栏相隔,看来是矮人的牢房。
矮人族的看守正在牢房门口站岗,
他看起来十分无聊。
※询问守卫
塔利姆
「是我。怎么样?没什么状况吧?」
编髯族矮人看守
「噢噢,塔利姆王子!
 是,一切正常!」
编髯族矮人看守
「还有,请您看看这个……
 有个俘虏身上带着这张纸条」
塔利姆
「唔?上面好像写了什么数字……
  『1593』,应该没错」
※获得笔记
→MOVE
广场东侧的通道被大量的石料堵死了。

一位年老的矮人士兵就坐在通道旁边。
编髯族矮人老兵
「这通道在之前的战斗中崩塌。
 现在已经不能用了」
编髯族矮人老兵
「据说通道另一端就是敌人的大本营。
 要是真的,那这里离敌军也太近了,
 把王座转移到别的地方是不是比较……」
编髯族矮人老兵
「既然陛下注重荣耀,
 不愿移动自古座落于此的王座。
 那我也只能尽自己所能了……」
……似乎就是这样。
看来这通道是过不去了。
→MOVE
广场中心有一口巨大的通风井,
干燥的热风不断从中吹出。
天花板上也开着一个大洞供风通行。
通风井的旁边有个露台,
机械残骸等杂物被丢弃于此。
广场的北侧则有一座大门,
被编髯族矮人的卫兵把守着。
→MOVE
编髯族矮人的士兵们守护着镶嵌在石壁中的大门。
※进门
塔利姆
「开门。我有客人要引见给父王」
编髯族矮人卫兵
「是!」

卫兵们把门打开了。

与此前通过的几个广场不同,这里似乎是个很特别的地方。
摹仿水晶而建的八角柱排成列状,
各自挂有灯火,在地上投射出交错繁复的阴影。
不仅是设计,这里的建材也别具一格,
所有的石料上都有金色的条纹奔走着,
在被时间磨耗得不留原型的群像雕塑中,
卫兵们众星捧月般地守卫着王座上的老矮人。
矮人王亚巴林
「……塔利姆。你来干什么。
 是提着我那愚弟的首级来见我了吗?」
塔利姆
「父王,您尽管放心。
 银门广场已经牢牢掌握在我们手中了」
「我想为您介绍此战的功臣,
 并为他们请求应得的荣耀」
矮人王亚巴林
「……异族人?
 这些巨人是恶鬼的近亲吗?」
塔利姆
「据说是来自地表的种族。
 这世上果然不只我们一个王国!」
「据传说称,是二十二代前的开国王建立了我们这个王国」
「但也有其他传说表明,
 我们不过是被囚禁于此而已」
「等战火平息之后,我们应当寻找与外界沟通的方式才是」

矮人王亚巴林
「……你这蠢货」
「如今还在满口胡言。
 你是想以惑众妖言,
 引起人民的混乱吗?」
塔利姆
「……父王……
 我决无此意……」
矮人王亚巴林
「你是要煽动士兵,抢夺我这王者之证吗?
  就像我弟弟做的那样?」

老矮人将手一扬,
手指上的戒指散发出红色的光芒。

矮人王亚巴林
「你和那些巨人统统退下。
 有摆弄权术的时间,
 还不去多杀几个敌人!」
塔利姆
「…………父王……」
你们一行人离开了广场。

塔利姆
「……各位,十分抱歉。让你们扫兴了」
→MOVE
在贮存着各种资材的房间中心,
有一个铁制的大鸟笼般的物体。
铁笼顶上嵌有锁链,直伸向房间的上方。
笼子侧面还开着一扇门,似乎可以供人出入。
※走进笼子
你走进了巨大的铁笼。
铁笼一角有个被固定的台子,
台上有个拨号输入数字的装置。
你最多可以输入四位的数字。
※1593
你听到了齿轮的响声。

铁笼被锁链拉了上去!

升降机载着你们来到了一个布满巨型齿轮和滑车的房间。
房间的东南部与别的广场相连通。
→MOVE
这座广场似乎是黑铁族矮人的居住区。
细长而无特色的石制建筑沿着东西的方向旁列有序。
在这地下都市的街道上,
爱人们正忙着东跑西窜,
有人背着打包行李想要逃亡,
也有人拼命组织他们,意图彻底抗战。
看来因为被敌人攻到了南侧大门外,
他们搞到这里已经没有希望了。
广场南侧的银色大门正承受着攻击,
时不时摇晃几下。
旁边就是能打开大门的机关,
但被黑铁族矮人守得严严实实。
在矮人们的正中心,
一个黑铁族矮人正站在奇怪的巨大机械上作着演说。
塔利姆
「那就是我的叔父……敌人的首领米贝尔」
这位敌人的领袖,正在以夸张的语气和手势向群众们宣传着什么。

米贝尔
「嘿呵嘿呵!各位!你们看吧!看看这机关战车!」
在他脚下的,是个把无马的金属马车扩大并加上尖刺和金属管制成的机械。

米贝尔
「钢铁的装甲,无敌的战车!
 没有什么能伤它一根毫毛!」
「它还备有轻型大炮,
 其破坏力与突进力,着实是史无前例!」
米贝尔
「……编髯族的家伙们,
 比我们少了三样东西」
「第一是这技术!
 第二是丰富的秘银矿藏!
 还有就是各位众志成城的团结!」
「最后就是我,这空前绝后的领袖!
 敌人那老头可没法跟我比!
 啊,这是第四样了哈!」
「只要我们保有这力量,就绝对不会输给敌人!」
黑铁族战士们听到这里纷纷放声大吼起来。

米贝尔
「……说来那边的几位长的还挺高啊。各位间谍,感谢你们的捧场!」
被发现了!
敌兵们一同向你看来。

米贝尔
「干掉他们!」
巨大的战车喷着蒸汽向你们袭来!
→战斗EVENT
地底战车的动力遭到破坏,
在滚滚浓烟中丧失了机能。
米贝尔
「怎么会这样!」
随后发生了大爆炸。

你们趁乱从黑铁族矮人战士间杀开一条血路,
启动了开门用的机关。
拉动操纵杆后,随着齿轮的旋转,
秘银制的大门被缓缓打开了。
编髯族矮人战士们从门缝中鱼贯而入,
纷纷砍杀起黑铁族人来!

――一面倒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你们攻下了这座广场!

塔利姆
「敌人的主力被消灭了。
 但遗憾的是,敌方首领……
 我的叔父似乎趁乱逃走了」
「我已排除几支精锐部队,前往上层清扫敌人的残兵。来,我们也继续前进吧。」
→MOVE
这座广场的大门上饰有精致的金雕。
门似乎被上了锁。
※开锁
→MOVE
就在你踏入大厅的那一霎那,
敌人便从左右两边夹击而来!
你被埋伏了!
→战斗EVENT
你打倒了黑铁族矮人的战士们。
似乎还有几个敌人还没断气。
※询问
塔利姆
「叔父……米贝尔他人在哪里?老实交待!」

黑铁族战士
「……国王不在这里……是我们……赢了!」
黑铁族的战士含笑而亡。

――这个大厅似乎是王的宫殿。
在各种看似无甚用处的机械中间,
摆放着以黄金过剩装饰过的王座。
但王座的主人此刻却并不在这里。
→MOVE
黑铁铸成的门守护着这个广场。
门被紧紧锁着。
※开锁
这个房间似乎是用来制造机械的工房。
满眼尽是大小各异、用途不明的的滑车与锁链。
各种机关装置紧密地挤在一起,互相牵引而动。
当中还有机械正在运作着。
一时间齿轮的摩擦声、火焰的嘶嘶声、
金属的铿锵声等混杂一同,不绝于耳。
你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低头一看,竟是个倒在血泊中的编髯族矮人。

与此同时机械的运转声也由弱转强,渐渐逼近。
※快速跑过房间
你向前冲去,想要快速穿过房间。
碰碰运气吧!

成功了!
你把机械的声音抛在背后,
快速地穿过了这个房间。
敌人的动作似乎并不迅速,
你成功甩开了它。
→MOVE
坑道左折右转,
一路分出无数岔口。
这似乎是刚挖成的通道,
支撑洞顶的金属架也是崭新的。
走着走着,你从前方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动静。
你为确认声响的来源而走上前去,
迎接你的却是一支擦面飞过的箭矢。
有黑铁矮人的士兵埋伏在这坑道中!
黑铁矮人兵
「死守这里,别让半个人通过!计划的成败就全在于此了!」
→战斗EVENT
你打倒了矮人们。

黑铁矮人兵
「……晚了……现在陛下肯定已经……」
话音刚落,士兵便气绝身亡了。

――你继续前行,不久周围也明亮起来。
一路堆满残砖破瓦的通道终于穿墙而出,
通向了一座广场。
→MOVE
——华美的王座广场,已在战火中被破坏殆尽。
巨大的战斗机器从广场东侧破墙而入,
编髯族矮人的护卫纷纷不敌,在它周围倒成一片。

下层的战斗只是个幌子,黑铁族人趁机挖通隧道,
一口气进攻了编髯矮人的王座广场。
塔利姆
「父王!?」
亚巴林
「…………」
王座的台阶上,矮人王浑身是血地横尸在地。
黑铁矮人的首领正蹲在他旁边,
匆忙地想从他手上摘下某样东西。
米贝尔
「这就是……这就是国王之证,赤火戒『尼鲁萨』吗……多么美丽啊……」
米贝尔以陶醉的眼神将戒指观赏一番,然后就自己戴上了它。
塔利姆
「叔父,你……」
米贝尔
「外甥啊。你来晚了。兄长已死,这次轮到老朽当国王了」
塔利姆
「痴心妄想!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米贝尔
「我想也是,只要你还活着,就一定会与老修为低。那你就死在这里吧!」
米贝尔操纵着巨型机器向你袭来!
→战斗EVENT地底战车洛基
你破坏了巨型机器的核心部分。
引发了一场大爆炸!
――火焰中,浑身是伤的米贝尔
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

米贝尔
「可恶……没想到老朽的大计居然会被几个外来者毁掉……
 失算,失算啊」
塔利姆
「叔父,觉悟吧!
 这次战乱造成的惨痛后果,
 你要以自己的性命来承担!」
米贝尔
「哼哼哼,你可真会说。
 就算不是老朽带头,
 也会有别人挑起战端」
塔利姆
「这是什么意思」
米贝尔
「这就是这国家的天理啊。
 每当和平持续一段时间,
 地下的魔神就会前来煽动,挑起新战争」
米贝尔
「古代锻冶秘法,资源,一切都是从魔神那里得来的。只要有它,老朽就不会输。
 戒指是老朽的,谁都别想得到!」
「来吧,魔神!兑现你的诺言!助老朽脱离困境!」

话音刚落,一阵火焰的漩涡便从南门飞入。
它托起米贝尔的身体,径直飞出了广场。
塔利姆
「等等!」
卷起米贝尔的火焰漩涡飞进中庭,
顺势从通风井中落了下去,
很快就不见踪影了……

塔利姆
「居然会变成这样……」
「火焰魔神藏身于王国最下层,
 时时挑起战端,这是王国的古老传说」
「看来这传说竟确有其事。
 不前往地底击溃叔父,
 这场战争就不会结束……」
「……父王……」
塔利姆跪倒在矮人王身旁,
静静地替矮人王合上了圆睁的双眼。
王座广场已经化作一片残垣,
只有火药味的硝烟始终在空气中弥散着……
→MOVE
在俯瞰深渊的岩壁之上,耸立着一座漆黑的金属大门。
※黑铁钥匙
→MOVE
这个房间里,也同样遍布着喧嚣运转的机器。
但与之前的房间不同,这里的机器是由夜种手动进行操作的。
鬼族技师摇着圆筒状的机械,将大量的粘土搅拌混合。
在另一方面,赤黒色的粘稠物流经墙上的花纹图样后,
经过管道注入了某部机械当中。
等粘稠物流入机械后,技师们再向里面添上黏土。
完成这些工序后,文字似的图样就被印到了两个
圆筒之间的粘土版上。
鬼族的技师又将做成的粘土板切割开来,
放在积有岩浆的池中,进行了高温凝固。
那块粘土版究竟被印上了什么呢?
※从夜种口中问出
搭话之后,夜种们意外表现得很坦率。
夜种
「嘻嘻嘻!
 你wen这shi什么jiqi?
 这dongxi叫年传机ya!」
「kan到从墙壁shang刷刷流下那dongxi没。
 那shi上层de蠢矮人们zai战争zhong流下的鲜xue精髓ya」
「我men把xue中寄宿de记忆,
 通guo灵媒器lai读取,
 然后yong自动笔记装置刻cheng文字ya」
塔利姆
「……究竟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
夜种
「zhe全部,都shi魔将da人de命令ya」
「让被feng闭de矮人huxiang争斗,
 记录他们zhi作de技术,从er为wo等所用ya」
「cong开始操cong他men的zhan争起,
 到~底yi经guo了多chang时间ne?
 一百年? 一千年?」
「矮人身手bucuo,但个个dou不zhang脑,
 不这样rang他竞争,这种族就mei可能hui进步ya」
塔利姆
「……就为了……为了这种理由,
 而让我们互相残杀吗…!
 ……不可饶恕!!」
夜种
「ei!shenme?zixi一看ni不是airen吗!呜呀啊啊!」
塔利姆向夜种挥下了兵刃!
→战斗EVENT
塔利姆
「…………」

你将夜种们打倒,把所有的机器破坏一光。
如今房间里只剩下烧焦的粘土板散落一地。
→MOVE
这个房间里设有几台奇妙的机械装置,
装置不断地喷出水蒸气,缓缓运作着。
其中一部机械通过运转齿轮拉动链条,
其他的机械则是全自动地锻造着钢铁。
摆在墙边的金属台上装有刻度盘,
可以用来输入数字。
在上方固定的一副牌匾中,
还刻着如下的内容。
『生活在哈弗高原上的双头族人,
 只懂得0、1、2三个数字』
『他们要计数的时候,用1代表1、2代表2、
 10代表3、12代表5、22代表8、
 那么10又该如何表示?』
※输入101
东侧的门被打开了!
→MOVE
暗淡而宽广的空间中,
摆放着岩石削成的巨棚。
看来这里是仓库一类的地方。
但是,有两架背负着蒸汽机的巨型机器人并排立于门前。

感觉一旦走进深处,
机器人就会动起来……
※走进大厅深处
为了调查仓库部分,你向大厅深处走去。
――就在这时,连接着金属巨像的导管猛地抽动起来,
开始向机械中传输动力。
机器人动起来了!
→战斗EVENT
所有的机器人都被破坏了。
你重新开始搜索大厅深处。
看来,这个大厅是用来保管篆刻文字的粘土版的仓库。
你在其中找到了若干物品。
→MOVE
走廊的前方是条三岔路口。
周围的墙上刻满了奇妙的花纹,
部分墙壁向内凹陷,沾染着赤黑色的黏液。
→MOVE
在熔岩之川的上方,悬空挂着一座狭长的吊桥。
吊桥的正下方即是滚滚沸腾的岩浆,
当中时而还会扬起熊熊燃烧的火浪。
熔岩的状态很令人在意。
如果不尽快渡过去的话,
恐怕就会被火焰包围了。
※过桥
当你小心翼翼地走到吊桥正中央时,
下方的熔岩中突然冒出了激烈的火浪。
从那烈火之中,双翼熊熊燃烧着的怪鸟飞了出来,
毫不留情地向你袭来!
→战斗EVENT
你将炎之鸟一一打落,然后一口气跑过了吊桥。
→MOVE
过桥之后,道路通向了在巨大的长方形建筑侧面敞开的大门。
门内是一座雄伟而暗淡的大厅。
有敌人的气息。
※前行
鬼族的军队正在大厅中央严阵以待。
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矮人躲在军队后方,
他一见你,就抽了筋似的高声大笑起来。

米贝尔
「嘻哈哈哈、哈啊、哈啊!
 都已经追到这地方来了吗!」
「但是,老朽不会失败,绝不会!
 有了从炎之魔神手中借来的兵,
 这次老朽要让你们好看!」
塔利姆
「叔父大人……
 居然连夜种的力量都要依赖,
 没想到您已经堕落至此」
米贝尔
「鬼族们啊,上吧!去把他们撕成碎片!」
→战斗EVENT
米贝尔
「还――还没完呢,第二阵,上啊!」
→战斗EVENT
米贝尔
「你们在搞什么,一起上啊!
 把他们包围起来!可恶,可恶啊!」
→战斗EVENT
在所有的鬼族都被赶退、杀绝之后,
你终于把米贝尔逼得走投无路了。
米贝尔
「别过来……别过来!」

塔利姆
「站住!」
米贝尔逃也似的,
从大厅北侧的大门跑了出去。

→MOVE
通道的另一侧铿锵、铿锵地传来了雷鸣般的响声。
你拐过墙角悄悄窥视,只见在大厅中央摆着积有岩浆的容器,
一个巨人正在旁边打着铁。
下方射来的红光将他满脸的络腮胡照得徐徐发亮。
※交谈
巨人锻造师
「…………」
「……嗯? 来了些奇怪的矮子啊。

 哦哦……我想起来了」
巨人锻造师
「你们该是……人类的幼体吧。
 就是那些在荒野上盖起房屋,
 结群而居的小家伙们」
巨人自言自语后,又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他的左眼和左足存有缺憾,
装上了金属的义眼和义腿。
巨人锻造师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人类,
 还当他们早已经死绝了。
 ……找我有什么事吗?」
※打听事情
巨人锻造师
「…………」
「我之所以留在这里,
 是因为厌倦了世俗」
「伟大?正确?这是由谁决定的?
 不过就是被规则束缚而已……
 我已经不想再配合他们的步调了」
「所以我把自己关在这里,一心将铁料锻造成形,
 成型后再将其熔解,然后再重新锻造锻造锻造,
 就这样一直锻造下去……」
「……这样锻造了多少岁月,我已经不记得了。
 我的同族想必也在别的地方,过着与我类似的生活吧」

巨人锻造师
「…………」
「替我准备了这个地方的,
 是我过去的一个弟子。
 他和你们一样,也是人类」
「那家伙颇有些小聪明,不论锻造还是魔法技艺,
他都能一学就通。
 他还最喜欢拘泥一些细枝末节的小工艺」
「不过立刻就得意忘形的个性很让人头疼,
 不知道现在他又在做什么……
 不过以人类的寿命,想必早已死去了吧」
「……这么说来,
 你给人的感觉和他很像啊」
※想要武具
巨人锻造师
「…………」
「如果能满足我的期望,
 我就把特制品送给你」
「在这深处的某座泉眼旁,
 栖息着一只巨大的蜥蜴。
 你去把这碍事的畜生消灭吧」
→MOVE
沸腾的火焰当中,一座类似神殿的小型黑色建筑傲然而立,
视灼热的岩浆激流如无物。
有敌人的气息。
※前行
你沿着通向神殿内部的石桥前行,
刚一踏足殿内,就发现看似无人的神殿中有着两条身影。
一个是米贝尔,另一个用大衣遮着脸。
米贝尔已经彻底抛弃了尊严,
他将身披大衣的人物视作靠山紧抓不放。
米贝尔
「来了……那家伙来了!
 不要,这戒指只属于老朽……
 老朽不会把它交给任何人……」
米贝尔
「太古的将军,炎之魔神啊。
 快帮老朽消灭这帮宵小之辈吧」
魔将
「――多番 相助于汝 却仍落得 如此下场

 汝太 让人 失望了」
米贝尔
「什……」
魔将
「弱肉强食 乃 世间法则
 若想抗拒 就展示 力量
 于此重新  证实  自身之价值」
「汝手中 戒指 之上
 宿有 始皇帝迪多斯 之魔力
 以此 来取得 胜利吧」
「——如今 正是 觉醒之时 古老之星 『尼鲁萨』哟」
身披大衣的人物以蕴含魔力的言词宣告。
随即,米贝尔手上的戒指就燃起了不属于这个世间的火光。
米贝尔
「好烫……这、这是怎么回事!不要啊!不要把老朽融化掉!」
米贝尔的身躯从内部裂了开来,
他的胡须纷纷脱落,铠甲也崩落于地。
身材矮小、皮肤湿漉漉的小鬼
咆哮着从他的残骸中钻了出来!
→战斗EVENT黑铁族米博尔
塔利姆
「永别了,叔父大人!」
塔利姆白刃一闪,将米贝尔的手臂齐肩斩断。

米贝尔
「戒指……老朽的……戒指……」
曾经的矮人王者已是穷途末路,
他踉踉跄跄地试图走出神殿,
却在石桥上一脚踩空,掉进了岩浆。
只在一瞬之间,熔岩飞溅而起……

魔将
「对弱小 愚昧之辈 而言 那即 已是 界限吗 并且……」
身披大衣的人物捡起米贝尔被斩落的手腕,递向塔利姆。
那毫无血色的手指上,
仍旧戴着赤红的戒指。
塔利姆
「!?」
魔将
「汝身上 有着 荣光之 可能性
 继承 塔之 王国吧 矮人 王子啊
 接受 这只 证明王权 之戒」
「在 成千上万 尸上累累 战争之末
 必能掌握 上通神灵 之力量 与智慧
 超越  被造者 之 界限!」
塔利姆
「…………废话少说,妖物。
 我才不会听信你的谗言。
 我,不会成为受你操纵的道具!」
魔将
「……愚不 可及……
 眼中只有 狭隘世界 井底之蛙」
「那便来 领会吧
 领会 自己 究竟 是 何等 渺小!」
→战斗EVENT魔将拉格
魔将
「渺小的 原来 是吾 吗……」
魔将的身姿化为了黑烟的旋涡,
乘上一阵热风消散在空中……

战斗已经结束了。
接下来只要离开即可。
然而,塔利姆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米贝尔落在地上的手腕。
手腕的指尖上,红色戒指正在闪烁。
塔利姆
「叔父就是为了拥有这戒指才误入歧途。
  我该狠下心来将其舍弃吗……」
但是,当塔利姆把戒指从叔父的手指上摘下,
熔岩射出的光芒却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就像着了迷一样死死盯着戒指,
小心翼翼地将它戴到自己的手上。
※制止
就在塔利姆即将戴上戒指之际,你出声劝阻了他。
塔利姆
「……」

塔利姆
「……!
 我刚才,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在自己都没留意到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俘获了内心吗!
  这就是这戒指的魔力……」
塔利姆烦恼不已,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塔利姆
「尊敬的玛娜,
 这戒指就托付于您了。
 请您将这戒指丢到外侧世界的尽头去吧」
「想必会给您带来诸多不便,但我的心灵实在太过懦弱,
  终究无法亲手舍弃它……」
※获得了柘榴石尼鲁萨

塔利姆
「——好了,这样一来,骚动也就告终了」

在臣民们的注视之下,
塔利姆于王宫正殿当众加冕。
矮人族的欢呼声顿时响彻了地底。
塔利姆
「尽管经历了重重苦难与悲剧,
 但我们终究迎来了这个日子,
 这都是玛娜等贵客的功劳」
「对于此等杰出贡献,我着实不知该如何报答,
  至少,请您收下我这份薄利吧」
※收到物品
塔利姆
「从今往后,
 我将身负复兴王国的重任」
「尽管各自的道路有别,我愿继续成为您的助力,
  今后欢迎您随时光临鄙国!」
就这样,你平息了居于地底的矮人族间的战乱,
又朝着新的区域继续迈进了。

---------
矮人王所在的大厅,如今也残留着崭新的战斗痕迹。
不过传令的士兵在此频繁出入,显得活力十足。
在王座周围,塔利姆正和他的亲信们一起,
围着铺在地板上的设计图,举行着会议。
塔利姆
「——哦哦。玛娜殿下!您大驾光临了啊」
塔利姆
「现在,我们正对潜藏在王国内的残敌和叛乱份子进行着扫荡」
塔利姆
「不管接下来该如何发展,首先都应防患于未然才是」
「没错。防患于未然啊……」
※交谈
塔利姆
「这是我们从黑铁族那里抢来的地底战车和人形机械的设计图」
塔利姆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
 我们矮人始终未能挖穿通向王国外侧的道路」
塔利姆
「于是,我们计划把这些机械改造成全自动式,
  让机械替我们挖出一条通向外侧的道路」
「虽然王国内部的分裂仍未彻底解决,需要从长计议。
  但这计划确实有一试的价值」

-回到城镇-


评论
热度(8)

© Odin's satisfac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