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物语 ⑥ 宫殿

「废都物语」Ver1.21 文本整理

RM2000拆解自录手打

附带推广意味

微博首发

---------------------------------------

-宫殿-

你沿很长、很长的走廊走到尽头,
终于抵达了一片新的领域。
周围的模样开始发生变化,
粗糙的岩石通道逐渐被精雕细琢的走廊取代。
脚下不再是坚硬的岩石,
而是变成了平整的地板。
四周建筑的风化程度也减少了,
简直就像是整个遗迹在焕然一新。
让人感觉昨天还有人在这里住着似的。
但是,比起归于尘土的死者,
腐败后也继续徘徊着的亡骸才更可怕。
与此同样地,你感到整座遗迹的恶意也越发鲜明了。
→MOVE
道路虽然在此一分为二,
但其中一条已经被沙土掩埋了。
你沿另一条道路前行,
在前方的黑暗中看到一个人影。
那是探险家?还是士兵?
那人受了很重的伤,本已被尘土染白的脸上,
又染上了斑斑的红色血迹。
※默默观察

那个人的腹部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但是,他却完全不在乎流出来的肠子。
只是陂着腿,一瘸一拐地向你靠近。
……事情有蹊跷。

向你靠近的男人突然抬起头来。
他腐烂的头皮因为这个动作而从头上滑落。
地虫从他空洞的眼窝当中啪嗒啪嗒地掉了出来。
活动的尸体向你袭来!
→战斗EVENT
从被打倒的死体身上,渗出了黑色的汁水。

你感到这片领域被邪恶的意志所充满……
稍一不慎就有可能招致死亡。
→MOVE
这里是厨房。
炉灶上面,一只大锅煮得正沸。
料理台上有鱼被撕成两半,露出了满身内脏。
天花板上则是用钩子吊着巨大的熏肉块。
在旁边墙壁上的告示版中,
「我很快就回来 料理长」
写着如上的内容。
虽然难以说清道明,
但隐约感到了不安。

※调查房间
在房间的一角,你找到了一套满是污迹的衣服。
衣服的主人上哪去了?

※窥视锅中
你揭开锅盖,美味的肉香就漂散出来。
锅里正炖着粘稠的肉汤。

※尝一尝
你用附近的小盘盛了一点肉,试着吃了下去。
把炖肉汤咽下的瞬间,
一阵腥臭味顿时充满口鼻。
仔细一看,炖肉的形状就像是一根手指头。
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忽地从盘底浮了起来,
瞪视着你。
……那是一只白浊的眼球。

继而,你感到了什么人接近厨房的气息。

※藏起来
你藏到了料理台下。

……有什么人走进了厨房。
料理长
「……哎呀?
 这里有客人的味道。
 有什么人在里面吗」
料理长
「客人究竟在哪里呢?
 不好好款待一番可有失礼节啊」
那个人开始在厨房里翻找起来。
料理长
「是在这里吗?」
「还是在这边?」
声音渐渐地向你接近了……
料理长
「……不在啊?」

终于,声音渐渐远去了。

※出去
已经没有人的气息了。
这下可以安心了。
――突然,一张油光满面的脸,
带着满脸恶意狞笑着,窥进了你的藏身之处!
料理长
「……被我找到了吧!!」

→战斗EVENT食人鬼
料理长被打倒的瞬间,厨房就整个变了样。
房间在一瞬间变得荒废,积满了厚重的尘土。
……这一切,大概都是幻觉吧?
---------------------------
这是个荒废的厨房。
已经很久没有被人使用过了。
在生锈的大锅底部,
埋着一副来历不明的骨头。

→MOVE
这是个被圆柱围绕的大厅。
中央放置着一张细长的桌子,
围桌而设的座椅上,坐着几具骨骸。
桌上杂乱地散布着一些歪倒的酒杯,
就好像酒席中的人突然化为了白骨一样。
那些骸骨,看起来蠢蠢欲动。

※靠近
你一靠近长桌,骸骨就全部站起身来!
向你袭了过来!
→战斗EVENT
你把骸骨们打得稀烂。

这个房间的出口在南北各有一个,
西侧则有两个,合计有四个出口。
→MOVE
通道被上了锁的金属门所挡。
周围散落着人的碎骨。
这道门似乎可以用铜钥匙打开。
→MOVE
这里似乎是身份高贵之人的私房。
房间里垂放着不少窗帘的残骸,
遮挡了你的视线。

※调查
你点亮照明,在房间中调查。
在北侧的墙壁上发现了隐藏的通道!

似乎可以经由此处前进了。
→MOVE
这里该是中庭吧?
头顶上没有天花板的存在。
明明身处地底,抬头却能仰望到天空。
但是这里的天空,呈现出与地面上完全不同的奇妙景象。
暗灰色的天球之上,无数发光纹理描绘出平行线,
构成了条纹模样的苍穹。

你将视线前移,看到了一座种植花草的庭院。
如鲜血般浓艳的赤色之花在其中妖媚地盛开着。
明明没有风,花朵却在颤动。
你踏入鲜花盛开的庭院之中。

花香过于浓郁,直叫你晕头转向,
看着周围的花都觉得它们在动似的。
……不对,花真的动了!

它们向你袭击过来了!
→战斗EVENT
你仔细观察被打倒的花,
发现它们都是从周围死者的口中或身上生长出来的。
……这种花是在宿主死亡之后才开放的吗?
又或者,是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

庭院的中心有个圆形的水池。
此外,在北、东、西三个方向都有白色的建筑物围池而建。
一座天窗开在高处,俯瞰着整个中庭。
→MOVE
庭院的中心有一座圆形的水池,莲花在其中盛开着。
※窥视池中
水面晃动,映出了不知何处的遥远光景……

被无数圆柱围绕的王座之上,坐着面无表情的男人。
他的眼球布满疯狂的血丝,显得暗淡而混浊。
他一边在宫殿的走廊上徘徊,
一边因畏惧亡灵而发出惊呼……

景象变化,一座监牢的深处发出魔法的光华,
炼金术的溶炉中燃着熊熊火焰。
紫色的水晶柱反射光线,璀璨地闪烁。

一群幼童被关在水晶当中,
就如同被封在琥珀之中的昆虫。
幼童们在水晶中做着梦,
而你被封闭在他们的梦境当中,
你在如斯梦中彷徨,又看到水晶中的幼童。
梦境无限地循环连锁着…………

……终于,水面上的光景消失了。

→MOVE
这是个由圆柱环绕,用洁白的石料打造成的大厅,
似乎曾是某位身份高贵者的私人空间。
门扉和通向走廊的入口全部列于墙面一侧,
虽然也有向上的楼梯,但现在已经塌毁了。
房间中心有个四方形、阶梯状的凹槽,
似乎是被当作浴池或游泳池来使用的,
但现在只是个堆满污泥的脏坑罢了。
→MOVE
打开房门后,长长的走廊延伸在你眼前。
走廊的两端分列着门扉。
正当你打算前行时,
右面的墙壁内侧却传出了「救命……」的微弱呼喊声。

※侧耳倾听
声音
「救命……放我出去……」

似乎是女性的声音。
→MOVE
这里似乎是贵妇人的私房。
但经久无人使用,寝台上积满了尘埃。
从南边墙壁的内侧,
传出了「救命……」的呼喊声。

※搭话
搭话之后,呼救声戛然而止。
声音
「太好了……有人来了……
 ……求求你,请帮帮我。
 我被关起来了……」
「我已经好久没见过阳光了……
 求求你……放我出来吧」
→MOVE
你打开房门后,眼前果然仍是不断延伸的走廊。

从右边墙壁的内侧,
传出了「救命……」的呼喊声。
→MOVE
这里似乎是贵妇人的私房。

木制的寝台被血染成了红色。
从西侧的墙壁中,
传出了「快点……放我出来……」的呼声。
→MOVE
走廊仍在持续。
在尽头的方向,传来了「快点……过来……」的呼声。
→MOVE
从眼前的门扉后面,传出了「放我……出去……」的呼声。

……事情有蹊跷……
→MOVE
从上着锁的门的内侧传来了
「开开门……快一点……」的呼声。
※开锁
你进入了房间。
里面没有任何摆设品,
只在石壁上刻着几道血色的抓痕。
但是,这里不见半个人影。
发出刚才那声音的人在哪呢。
声音
「在你的……身后……」
→战斗EVENT
你打倒了异型的怪物。
在荒唐无稽地疯长的手脚群中,
一张女性脸孔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随即咽了气。
→MOVE
这个房间的门似乎被上了锁。
→MOVE
这个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即便你照亮周围仔细调查,也没有任何发现。

但是,你觉得这房间出奇地狭小。
→MOVE
周围笼罩在一片光明之中。

――清香的芬芳扑鼻而来,却难以掩盖夹杂的腐臭。
这是个华美的房间。
半透明的垂帘将房间划分为若干区域,
似乎是为了遮挡身处房间深处的贵人。
一位少女偎于窗畔,寂寞地望着窗外。
仿佛为显示地位的高贵般,
少女身披的薄衣上饰满了精巧的黄金珠宝。
纯银的器皿塞着盖子,置于一旁的小桌之上。
※搭话
少女未露出半分惊讶之色,淡淡地转身与你相视。

她的容貌给你一种说不上来的亲近感。
皇女
「欢迎到此,现世之人。
 妾身已经盼望多时了,
 对这永劫磨难的终焉」
「这座宫殿,是父王无法醒来的噩梦」
「过去,在帝国即将面临覆灭之际,
 父王将宫殿置于自己的梦境当中,
 使自己的权威得以永世不灭」
「自那以来,妾身等人就被囚于梦中。
 面对此等无法逃离的噩梦,
 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
「吾等的后裔哟,就请汝打败父皇,结束他这场春秋大梦吧」
这时候,腐臭的味道更加鲜明了。
一群苍蝇从垂帘后面飞散而出。

皇女
「……妾身在过去,
  曾与一名近卫士兵有过身份悬殊的恋情,
 却也因此让他丢掉了性命……」
皇女
「――没错。面对此等噩梦,
 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
「妾身也同样,疯狂了」
少女将纯银器皿的盖子揭开,
里面盛着一颗腐朽的男子头颅――

→MOVE
眼前有一扇上了锁的门。
虽然是用木头造的,但非常结实。
※开锁
这里似乎是间私人书房。
中央有书桌,周围的书架里塞满了羊皮纸和纸莎草。
房中的摆设品也十分讲究,
看来房间的主人有着很高的地位。

※调查文献
花了不少时间后,总算从快被尘埃
覆盖的书山中找出了有价值的资料。
这好像是什么人写的日记,不过没标注日期。
其中的内容十分冗长。
※阅读日记
『――据报艾兰卡人入侵东南属州拉蒂乌姆。
 朕不但增援了六个军团,还命令夜种加速交配繁衍。
 即位以来已有五次,蛮族实在无法无天』
『来自议院的使者到来,
 诸位长老不服朕的裁决。
 即便以皇帝之名,仍无法制止世家间的争斗。
 帝国夕阳日暮,朕终究无法超越父皇吗?』
『天启降临。始皇帝之灵入朕梦中。
 授朕秘仪,是为指路明灯。
 朕乃天选之人,
 只觉力贯全身』
『遵循始皇帝引导,召集智慧超卓、
  沉浸魔道之辈,
 但尽是无能之辈,令神秘的知识,久衰不盛。
 直叫蛮族效仿。
 朕于宫殿内外建立学院,下令钻研技术。』
『为使帝国永固,必须制作观梦石人,
 即变成基石并梦见帝国安泰的祭品,
 始祖皇之引导,令人费解』
『(空白)』

『虚幻的记忆日渐增多,操劳所致吗』
『(空白)』
『(空白)』
『(空白)』
『被始皇帝算计,痛悔之极,
 朕只不过是他的依附之体。
 皇统十五代,都只不过是他的傀儡,
 与牛马无异』
『他叙述诸神的灾害,
 为了从地表抹去人的帝国,策动诸神,
 动员蛮族大军,引发天变地异。
 地狱之门始启,预言如是。』
『朕被幻象吓得浑身颤抖,
 就如被操纵的亡灵。
 朕所继承的统治地上的皇帝之名,
 始皇帝对此嗤之以鼻』
『守国重任,一肩在身。
 如今是十万火急。
 朕命令诸将,收集作为石人的人贽。
 剔除有异议的长老,现在的计划为重中之重』
『市场之外有骚乱,
 朕亲自领兵镇压,
 将犯人剥皮示众,
 赤裸哭喊之景惨不忍睹』
『河神教团诸人,于广场弹劾朕,
 逮捕他们丢作战鬼的美餐,
 愚者众多』
『重要之时将近,愚民却实在太多。
 为一己私愤,破坏和平作无益的叛乱。』
『朕亲手处决已超千人,
 唯鲜血可让朕安心。

 朕,是否已疯狂――』

日记在这里结束了。
※皇帝的笔记

→MOVE
铁格子的大门拦住了去路。
呈曲线状倾斜的铁格子上,
装饰着莲花和龙的浮雕。
这道门被牢牢上着锁。
※开锁
这里是显贵之人的书房,
房中陈列着写字台和书架。

周围弥漫着古怪的气息。

……若想在其中寻找有价值的东西,
必须要有古代语言的知识。
※调查房间
在书架中找到了一本用莎草纸写成的古文书。
书被埋没在一片尘埃中,幸而避免了风化的命运。
……在古文书上,如是记载着。
『我在被什么看着』
『我在被什么看着。
 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大声疯喊的。
 在我疯掉之前,至少让我写下这段东西吧』
『作为宦官的我依照皇后陛下的指示,
 杀了好几个侧室的孩子。
 我知道那是我的使命,堵住婴儿的呼吸,
 掐死幼儿,给少年喂毒』
『那天夜里我也将婴儿盗出,泡在水里溺死。虽说已经是好几次杀过皇子了。
 但只有那天,我感觉到了有人的气息』
『被人看到的话,我的小命不保。
 必须把目击者灭口。
 我拔出短剑在周围搜索』
『……那会是什么呢。
 在远处的小巷 异常低的位置里
 有什么人正露出半个脸窥视着我』
『我急忙跑过去,可是已经没有人在了,
 只是在墙壁上写着“我一直在看着哟”
 这是好像幼儿写的,笨拙的文字。
 我吓了一跳,逃了回去』
『……从此之后。
 他们就好像一直在我附近』
『他们一直在看着我。
 从窗户的缝隙,房间的角落,从桌子下面!
 为了给我看证据那样,他们一直
 用红色的文字●●写着一直在看着哟』
『我要疯了,这是他们的复仇吗一直在看着哟
 一直在看哟对皇帝的血脉看哟一直在看哟
 我会用异形之力诅咒你的
 ●看●着●你哟●●●看●●着●你●●●●』
――在你不断阅读文章的时候,整张纸面
逐渐被染成了红色。
滴答滴答,鲜红的液体从你头上滴落下来――
你抬起头来,就看到「他们」正密密麻麻地附在天花板上看着你!

→战斗EVENT生而不为人

――怪物们已经化为模糊的血肉,涂满了地板。
但婴儿的啼声却还在耳旁不断回响着。

你逃也似的离开房间,一把甩上了房门。

然后,你看到门上也写着『在看着你哟』。
→MOVE
这是个空无一物的房间。
只有几根柱子立于其中,没有任何装饰品。
但仔细一看,地板的一侧印有足迹和血迹。

※进入房间
当你走到房间中央的时候,
藏在柱子后面的死者飞扑了出来!

汤姆
「helloー!」
约翰
「呀,我们俩是汤姆&约翰兄弟!
 生者的各位,有没有精神啊?
 我们可是生龙活虎啊!虽然已经死掉了!」
汤姆
「但是死人life也蛮不赖的。
 懂enjoy的人不管在哪都能happyー!」
约翰
「来,你们几个也来一个死(新)人亮相吧!」
※NO
约翰
「别说这么冷淡的话嘛,宝贝ー。
 咱们大家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
 去死掉啊!快来个死(新)人登场吧!」
→战斗EVENT
约翰
「你太无情了,宝贝ー……」

死者们被击倒了。
→MOVE
周围被一片光芒所覆盖。

这里是会议场,还是法庭呢。
阶梯状的座席沿大厅的墙缘而建。
上面坐满了身穿长袍的人。
大厅的中央,两位哲学家
正在进行着奇怪的辩论。

其中之一,是一位长发斑白的老人。
白发的贤者
「就像我反复举例论证的那样,
 法律和习惯终究毫无根据可言」
白发的贤者
「现在的法律,也不过是始皇帝以众神之法度为基础修改而成罢了」
白发的贤者
「……与此类同,各式各样的鸡,
 也蕴含着变化为鸡以外事物的可能。
 这世上没有不会变化的东西存在」

继而,一位威风凛凛的黑发男子反驳到。

黒发的贤者
「你这是对皇权的侮辱!
 若是法律没有根据,伦理就会丧尽。
 如此一来国家早就该灭亡了」
黒发的贤者
「现在的帝国法是由永恒不变的理性推导而出的必然结果。
 因此法律是绝对不变的事物」
黒发的贤者
「与此类同,鸡的形态性质也是由众神所决定好的,
 是永恒不变的东西!」
他们的议论十分奇妙,你不甚了解其意。
似乎是在讨论鸡与法律之间的关系,
但为什么这两者之间会被联系起来?
在你旁边,一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人发出了叹息。

青衣的贤者
「……为什么鸡会被叫做鸡呢,
  其中有何渊源?」
青衣的贤者
「……原本只是在针对这个单纯的问题互相交谈而已……
 现在居然都发展到要被追究反叛之罪了」
青衣的贤者
「智慧不足的时候,就该倾听赤子之心。
 我们就在此听听无关人士的高见吧」
青衣的贤者
「……呐,这边的贵客。
 您觉得鸡能变化成鸡以外的东西吗?」
你回过神来,发现周围的视线都已聚集在自己身上。

※鸡可以变成鸡以外的东西

青衣的贤者
「哦哦。您真的这么想吗
 这样的话……」

说到这里,青衣的老人从笼子里取出了一只鸡。

青衣的贤者
「就是说,这只鸡也有可能变化成什么别的东西喽?」

※有可能会变化
青衣的贤者
「哦哦,你是这么想的啊!」
青衣的贤者
「既然如此……」

青衣的贤者
「呼哈哈哈哈!
 各位,变化吧,都变化吧!」
青衣的老人突然起身高叫起来,
笼子里的鸡开始变得巨大化!
周围的人们也一边发出怪叫,
一边变成了人类以外的东西。
→战斗EVENT
――怪物们被打倒后,周围的样子就发生了变化。
在荒废已久的会议场中,
只有黑暗在蠢蠢欲动着……

※变不成
青衣的贤者
「哦哦,是这样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青衣的贤者
「果然,鸡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带有谬误思想的人,必须受到处分!」

「杀了异端者!」
「杀了反叛者!」

众人一起扑向白发老人,
开始撕扯起他的身体来。

一时间血沫飞舞……
继而,浑身是血的贤者们面带微笑地向你走来……
「多亏有你,我们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凄惨的景象,突然消失无踪。

在荒废已久的会议场中,
只有黑暗在蠢蠢欲动着……

※文献 ~无限宫的幻视者~

→MOVE

周围被光芒覆盖了。

在一座被列柱包围的大厅当中,
身着古代风格衣装的人们正在举行宴会。
舞姬们在大厅中央手牵手跳着优美的舞蹈,
达官贵人们横卧墙畔,由侍从们服侍着进餐。
那些身披薄纱,面露微笑的舞女
突然靠了过来,牵起了你的手。
来一起跳嘛,她们如此轻声耳语到。
你与舞女们手牵着手,开始缓慢地跳起舞来……
仿佛被不可思议的音乐所控制,一跳起来就欲罢不能。

跳啊跳啊――――

跳啊跳啊――――

――即使筋疲力尽,你也无法停止!
音乐在脑内回响,让你欲罢不能。
舞女也不肯放开你的手,仍带着一脸的微笑。
继而,舞姬们开始变得丑陋了。
逐渐变成了干枯殆尽,只剩皮包着骨头的样子,
但即使这样她们也没有停下舞蹈。
在一旁观舞的达官贵人也不例外,一个个都变成了骸骨。
尽管如此,你也没能停下舞蹈……

……清醒过来时,你已经倒在大厅的入口了。
若是无法抵抗那不可思议音乐的魔力,
你就无法继续前进了。
--------------------------------------------
不可思议的舞踏曲从你脑中响起。
……再这样下去,又要被迷惑住了。

※攻击
在被操纵之前,你先下手为强了!
→战斗EVENT
――终于,舞蹈的死者们开始一人、又一人地消失了。

等你回过神来,大厅里已经空无一人。

在沉淀着黑暗的大厅中,只剩下一阵被激起的尘土。
→MOVE
这里有座铁制的大门。
门上似乎上着锁。
※开锁
这里是监狱吧?
眼前的房间里散落着手铐和武器的残片,
在里侧有一条两端装着铁格子的走廊。
→MOVE
铁格子当中堆积着骨山。

鉄格子上着锁。

※开锁
你打开铁格子进入其中,调查了骨山。
在里面发现了若干物品。
→MOVE
一道特别结实的铁格子中,
关着一个特别的男人。
他用充满余裕的态度向你搭了话。
夜种王
「库库库,你来得好啊……
 我是夜种王教授。
 天才般的心理医师」
夜种王
「先说好,别送我钢笔一类有尖的礼物。
 我有尖端恐惧症」
夜种王
「想从我这里获得情报的话,
 就先接受我的心理测试吧」
「暴露你内心道中的秘密,这就是我要收取的报酬。
  没啥大不了,你当是打发时间吧……」
→MOVE
打开铁制的门扉后,右手的方向伸展着一条又长又暗的走廊。
在眼前的墙壁上写着『刑吏以外禁止入内』。
→MOVE
走廊七扭八弯地向前延伸着。
→MOVE
走廊的墙壁上,陈列着一句被手铐拘束于此的骸骨。
→MOVE
门被打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铁索,滑轮、
铁质的栅栏和拘束台,还有装着刀刃和齿轮的椅子。
内部则是设有冶炼刀具的工作场,
似乎是制作这些拷问器械的工坊。
那里有个男人正紧贴在工作台上,似乎在绘制什么图表。
接着他注意到了你,就抬起头来。
刑吏
「……哦哦。是客人吗?
 还是来催促进度的?」
刑吏
「你就等等吧,我马上就能做出了不得的东西了!
那可是能将各式各样的罪人自动制裁的梦之处刑机器啊!」
男人再次全神贯注地投入了工作。
→MOVE
你打开了写有『这之后的区域禁止进入』的门,
却发现走廊依然在向里延伸着。
→MOVE
在幅度很广的走廊一侧,摆放着一具拷问台。
上面配备着凌迟台和铁处女等刑具。

墙壁上还写着『别前行,回去』的字样。
→MOVE
吊在天花板上的铁制牢笼中,
关着几具身体扭曲的骸骨。
墙壁上写着『部外者禁止入内』『禁止入侵』
→MOVE
『回去』
『别看』
『回头吧』
→MOVE
『会死的』『回去』『会死的』『别过来』『别过来』
→MOVE
――你打开门扉的瞬间,那东西便醒了过来。
那是……融合血肉和金属而制的机械。
在黑暗之中……生有刀刃的手指和满
是荆刺的外骨骼闪着寒光显露而出。
粉红色肉块堆砌而成的脸庞在微微抽动。
谜样的人造人袭来了!

→战斗EVENT处刑机器
你们击倒了诡异的人造人。

……应该已经彻底被摧毁了才对,
但它的碎片还在微微颤动……
从你们身后、缓慢却又准确地、
人造人追了过来……
→MOVE
你来到了圆塔的底部。
这里有向上的台阶,似乎可以通向塔顶。

※攀登台阶
你开始攀登螺旋状的台阶。
台阶上并无崩落之处,攀登起来并无问题。
你持续攀登着螺旋状的台阶。

攀啊攀啊……

终于,你抵达了圆塔顶上一个类似了望台的地方。

上方是一望无际的天空。
但那不是普通的天空,灰色的天球之上
有无数光栅描绘着平行线。
在当中有一道光线尤其宽大,
横贯了东西方的天空,十分引人注目。
那已经不是光线,而应该叫做光虹了。
你继而向塔的下方张望,视野被灰色的烟雾所覆盖。
在一片朦胧中,偶尔能看到奇怪的建筑街道的影子。
在稍远之处,成片的荒野和森林就像海市蜃楼一般,
时而浮现,时而消失。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莫非你来到了异世界吗?

……脚步声自背后响起。

那个人造人也登上台阶追来了。
他指甲上生出的爪刃哧哧作响,
向你们袭了过来!

→战斗EVENT处刑机器
……应该已经完全被破坏的人造人,
却还在微微颤动着。
从被切离的碎片的断面上,伸出了细小的触手,
它们就要互相接合了。
在这样下去,人造人又会再生了!

※从塔顶丢下去
你冲向持续再生的人造人,
举起了他的身体!
满是荆棘的外骨骼刺痛了你的手。
即便如此,你也咬牙将人造人高高举起,
把它从了望台边上扔了下去!

在灰色的雾气当中,惨叫声拉着长长
的尾音,消失在雾色的彼端……

似乎没什么别的收获了。

你走下了阶梯。
→MOVE
这个房间的门被上了锁。
※开锁
这个房间装饰着精美的雕刻,
墙角散落着壁挂的残骸。

你在调查房间的时候,
在内部发现了寝室和浴室。
很不可思议的是,只有浴室看起来像新的一样。
这是大理石制的单人浴槽,干净的温水
从注入口流了进来,提高了室内的湿气。
这种方便的东西在古代都被人们像理所当然一样使用着吗。
温水清澈见底,还飘散着轻微的花香。
看起来直接入浴也没有问题。
※入浴
你全裸着泡在浴槽中。
身体很是温暖,汗水和污泥都被洗净,感觉很舒服。

……人这种生物,为什么明知危险,
也要坚持自己一个人洗澡呢?
这真是永远的谜题。

还是那套模式,注入口中流出的温水被鲜血染成了一片赤红!

在满是鲜血的温水当中,一个像婴儿手臂的东西伸了出来,裹起你的身体!
→战斗EVENT
把不明正体的怪物打倒,爬出了浴槽。
身上粘满了粘稠的血迹,恶心得不得了……
→MOVE
这是一道铁制的大门。
大门被紧紧锁着。
※开锁
这片区域的建筑物似乎是独立的。
几道门扉面朝着中央的小厅。

角落里虽然有往上的台阶,但在中途崩塌了。
厅中摆放着若干模仿古代人物而造的雕像。
奇怪的是,每座雕像都浮现出苦闷的表情,
摆出一副逃也似的姿势。
→MOVE
这里似乎是学者和魔术师们的书房。
不少横倒的书架在地板上叠成一堆,
散落出的书物和粘土版的残骸更是堆得像山一样。
若想在其中寻找有价值的东西,
必须要有古代语言的知识。

※调查室内
你找到了笔记一样的东西。
上面这么写着。
『皇帝殿下的希望是,
 以维持着生命的状态持续永远的长眠。
 让人格永存的手段有很多,
 但是维持着人类的性质就很困难了』
『而完成这个目的最可行的理论是将人石化的手法。
 部分太古妖魔或者星间栖息的种族带有石化能力。
 我们的目标就是将此性质用魔术再现出来』
『但是现在,魔术的石化能力有个变异的误区,
 对石化对象的大脑造成致命损伤的概率很高。
 而且为实现其可逆性,还有别的课题要研究……』
文章到此为止。

→MOVE
这是一扇被几道铁锁严重封印的大门。
看起来十分森严。

※开锁
……房间中没有任何摆设品。
有的就只有灰色的墙壁,以及在地面伸展,
像蜘蛛网一样覆盖了整个房间的铁锁链。
并且,房间深处有一个被铁索束缚着的女人。
她身披宽大的长衣,背对着你这边。
※靠近
你靠近之后,女人就转过身来。

女人的头上没有头发,而是生长着蠕动的蛇群。
――这女人不是人类!
→战斗EVENT
谜样的怪物被打倒了。

在房间的深处,还有几具化为石像的魔术师的身姿……
→MOVE
这里曾经是一个实验室。
木桶和玻璃瓶的残骸堆积在地面上。
在房间内部,有几座用金属和木头制成的床。
床板看起来比较新,如果你愿意的话,
可以在这里进行休息。
※休息
你在房门上插好门闩,确保安全之后,
躺到床上休息起来。

……你听到了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声A
「这还真是个健康的素体啊」
声B
「明明还这么年轻,
 真是可怜啊」

你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手脚被铁一类的东西拘束起来,动弹不得。
眼睛上也被塞上了眼罩,连当前是什么状况都无法确认。
声A
「这次要怎么处理好呢。
 来点崭新的方式好了。
 一味追求受体强化也快腻了」
声B
「那么,尽量试着移植些与人类迥异的器官,
看看人体能适应到什么地步如何啊」
声A
「这个主意不错啊。
 就这么办就这么办」
声B
「首先要切开胸部。
 为了不在中途让素体的心脏停跳,必须和泵连接好才行」
声A
「那下一步就用锯子锯断手脚好了」
声B
「脸要怎么办?」

声A
「那玩意没了也无所谓。
 干脆剥下来算了」
――你因为恐惧而挣扎,但铁铐紧紧地
嵌入了你的手脚,你连动都动不了一下。
声B
「好像已经醒过来了啊」
声A
「那就快点解决吧」
――你在胸膛中央感到了冰冷刀刃的触感,
然后剧痛从那里传来――

……你忽地睁开了眼睛。
身体没有异常,也没有被拘束。
看来那只是个梦。

你流了一身冷汗。

这个宫殿中似乎寄宿着令人疯狂的气息……
→MOVE
用精铁补强过的大门塞住了道路。

看起来不管用什么方法都难以打开。
→MOVE
――你来到了一片广阔的半圆型空间。
从特意降低的地板,到高高遥望的天井之间,
列柱、拱门、横梁、奇怪的雕像和天井画,
这些装饰层层相套,构造出一片壮丽的空间。
并且在半圆空间的中央,有一片被石柱围绕的区域。
九支十字架端正地竖立于此。

附近的地板上,被粗暴地刻了一堆古代文字。

※解读
刻在地板上的文字,是有着如下意义的文章。
『听着,强者哟,
 皇帝将自己的灵魂分割,藏于九名罪人身上。
 只要那些罪人存在,皇帝就是不灭的』
『倘若,把这九名罪人在十字架上处刑,
 然后以正确的顺序举行仪式的话,
 应该可以将皇帝毁灭吧』

『为了毁灭皇帝,要将九个罪人头上
 各一枚的囚犯号码牌组成阵列,
 做出魔法阵来』

『九枚号码牌组合正确的话,
 纵 横 斜 各列的合计数会是一样的。
 正确的合计数是 15』

此外,在文字被刻下的地方。
还摆放着九张号码牌。

→MOVE

『骚扰宫中清净之罪』
开朗的死者被处以磔刑,高叫到
「为什么只有我!? 约翰救我啊ー!」


『不服从之罪』
美丽贵妇的尸体被绑到了十字架上。

『制作不净食物之罪』
丑陋而肥胖的料理人死在十字架上。
他的身体开始腐烂,往脚下滴落着焦油一样的腐败汁液。

『误导帝都青年之罪』
满身是血的哲学家的亡骸
在十字架上被曝晒着。

『图谋不忠之举的大罪人』
无头战士的腐烂尸体在十字架上曝晒着。

『玩忽职守之罪』
十字架上挂着近卫士兵的骸骨。

『制作妖异物品之罪』
刑吏四分五裂的身体,
被一一捆在十字架上。

『弑杀王子的大罪人』
千刀万剐而死的宦官
被曝晒于十字架上。

『辱没皇命之罪』
一座披着魔术师长袍的石像被绑在十字架上。

放好最后的号码牌的那一瞬间,
九名罪人的身躯一起燃烧了起来!

皇帝的灵魂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MOVE
大厅中有一堆柱子,其中的每一支都刻成了迥异的怪物姿态,
简直就像是一支魔物军团。
厅中的涡状雾气散布了整个地面。

――前方有种强大的压迫感。
真的要过去吗?

――在大厅的深处,有一块高耸而起的区域,
王座就设在那上面。
一个人坐在王座之上,他背后的墙面上,
刻着由八片花瓣呈几何图案状分布的纹章。
他身披褴褛的紫衣,头戴用荆棘编织而成
的黄金桂冠。
并且,他长着一张如干涸木乃伊般的脸孔。
在空洞的眼窝之中,蛆虫横行无阻地爬动着。
他振动着皮肤的残骸,从口中发出了嘶哑之声――
迪多斯十六世
『――统统跪下。
 低下汝等的头』
『可知尔等眼前的朕乃通知大河流域全土,
  阿尔凯亚的至高皇帝——』
※挑战
迪多斯十六世
『贱种,想夺取朕的皇位吗!』
迪多斯十六世
『再经过一千年、一万年,
 皇位也仅属于朕一人!
 即便众神与父祖也休想夺走!』

→战斗EVENT迪多斯十六世

迪多斯十六世
『………愚昧……汝终究也像朕一样……』
『……即使逃到这恶梦的外侧……
  也只会被更加浩大的梦捕捉……谁也无法逃脱……』
皇帝的身姿逐渐崩溃,化为尘土消散了……

在很远的地方有什么门被打开了!

大门敞开着……
还是回到镇上休息一下,再继续前行吧。

评论
热度(6)

© Odin's satisfaction | Powered by LOFTER